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亲情 >> 亲情无极限 >> 母亲的守候(4)
    
  双击自动滚屏  
母亲的守候(4)

发表日期:2010年11月8日  出处:原创  作者:史维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92 次




父亲、母亲和我

作者:史维

        

            二. 母亲的守候(4

  

    ......

   

 母亲正在紧张地织布,忽然门外进来一人,笑眯眯的,他走进母亲身边,一声不吭地望着她。母亲大吃一惊,回头一望,不由喜出望外,原来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亲人,法庆回来了!

 

    母亲一个翻身,从织机上下来,忘记了身上汗水淋淋,就一把抓住父亲,心里多日的积郁、委屈,一下子喷发出来,泪水像黄河决堤直往外涌。母亲一边嘤嘤地哭着,一边捶着父亲:你回来了,你终于回来了!你接我走吗?

 

    父亲始终露着微笑,没有说话,只是把搭在母亲肩上的毛巾取下来,轻轻地拭去母亲脸上的汗水。

 

    恰在这时门外急匆匆走进三个人来,两女一男。母亲认识,两女是我的

 

五舅母,和舅母邻居,也是同事,大家都喊她“姨娘”,那男人是姨娘的弟弟,也是同车间保全工陶师傅。五舅母和姨娘见父亲和母亲抱在一起,怒气冲冲,上前强行拉过父亲:“你这个香港特务,害家里人不够吗,还要害我姑姥子(合肥方言,姑母的意思)”。  然后,又拉着母亲说:“姑姥子,你要站稳立场,不能再跟着这个香港特务受罪。陶师傅是工人阶级,是新中国主人,你嫁给他,你和孩子都有福享。”

 

    母亲拼命拉着父亲,又哭又喊:不,法庆不是特务,他是好人,他这次

 

回来是接我走的。

       ……

 

    “姑姥子,姑姥子,醒醒,醒醒!”  是五舅母的声音,五舅母在喊她。

 

母亲从梦中惊醒过来,挣开布满泪水的双眼,望着五舅母,朦朦胧胧地问道:

 

法庆呢,法庆又走了吗?

   

 “姑姥子,你又在做梦了。”五舅母听到母亲的叫唤,赶忙从隔壁房间跑

 

了过来。

 

 原来,母亲到上海后,几位舅舅众星捧月,像对待公主一样对待母亲,弟

 

弟史福也沾了光,全身上下都换了新衣。 母亲最喜欢住在五舅家。原因不仅是

 

    五舅和母亲年龄相近,排序相近,而且因为三舅母是山东人,四舅母是上海人,言语不通,生活习惯不同,双方沟通比较困难,只有小舅母是合肥人,是一家棉织厂职工,和母亲是老乡,行业又相近,两人到一起,像有说不完的话。

 

五舅家有一位邻居,姓陶叫什么我忘记了,五舅和舅母都喊她“姨娘”,

 

所以母亲也喊她“姨娘”;姨娘也跟五舅母学着喊母亲“姑姥子”。 姨娘和舅母同在一个厂,所以两家特别要好。姨娘经常和妈妈在一起谈心。通过谈心,母亲才知道姨娘的丈夫去世了,只带了一个女儿生活,两人有“同病相怜”的

 

感觉,就因为这两人特别亲近。

 

 

    转眼母亲到上海半个月了,这天姨娘又邀母亲到她家聊天,母亲刚坐下不

 

久,外面来了一个男同事,40岁左右,约1.7米身高,圆圆脸,白净面皮,穿

 

了一身蓝色工装,倒也仪表堂堂。他一进屋就有意无意地望了母亲一眼,似乎

 

想说什么,略微沉思一下,又把话憋回去 了。 姨娘赶忙站起身,笑着招呼:“没关系,都不是外人。”说着姨娘指着母亲说:“这是王师傅小姑子,从安庆来。” 

   (王师傅即我五舅母)。接着又指着进门来的同事,对我母亲说:“这是我的弟弟,是我们车间保全工,姓陶,叫他陶师傅。”母亲点点头,算是答理。在姨娘招呼下,陶师傅靠着桌边坐了下来。

 

姨娘告诉母亲,陶师傅一个人,解放前娶过亲,因陶师傅老实木讷,结婚

 

不久,妻子就跟一个国民党下级军官走了,如今仍是单身。 姨娘还说陶师傅,

 

现在在厂里正“红”,组织上正培养他入党。

 

 开始母亲没有理会这事,后来陶师傅经常来玩,只要母亲在哪里,他就到

 

哪里,来的时候,总要給史福带点糖食水果,有时候五舅母和姨娘不在,他也

 

主动找母亲说话,在母亲眼里,陶师傅是一位老实人。再后来,五舅母和姨娘

 

就直接了当地向母亲挑明,要把陶师傅介绍给母亲,她们说,这是母亲一辈子

 

幸福!这事被三舅、四舅知道了,因为他两都是共产党员,极不情愿自己的妹

 

婿是逃到香港的“特务”,所以他两也极力支持母亲能嫁给陶师傅。

 

母亲沉睡的心被搅动了,她经常独自在房间里沉思。她对陶师傅有好感,

 

那么善良,那么老实,每次见面总是不声不响,笑容满面,特别是对史福,不

 

亚如父亲对孩子,常牵着他逛街,逛公园,给他买吃,买玩,买穿,带他到浴

 

室洗澡,就是史维在安庆也没有享受到这待遇。

 

不知为什么,每次母亲想到这儿,脑子里就出现了另外一个人的身影,他

 

的音容笑貌,总是那样熟悉、漂亮、亲切,他抓住母亲的双肩,具有无比的磁

 

性力,使母亲有一种迫切投入对方怀抱的感觉。父亲那句话:“等史维长大一点,

 

我一定会回来接你,即使妈妈不同意,我也要带你走!”,时刻在母亲耳畔响起。

 

最终母亲对父亲的依恋,战胜了母亲对陶师傅的好感。

 

母亲急了,上海几位舅舅、舅母,除了五舅不表态外(他说,随母亲的决

 

定),还有姨娘,陶师傅自己,组成一个巨大的力量,包围着母亲,要母亲表

 

态,要母亲嫁给陶师傅,母亲从来没有承受过这麽大的压力!

 

     正在母亲进退两难的时候,安庆来信了。原来在轰轰烈烈的大跃进运动中,安庆棉织社任务很重,工人都要上班。这次来信就是催母亲上班。信上还说,如果不上班,就要开除。(那时候被一个单位开除,一辈子政治生命都受到影响)

 

(未完待续)

2010-11-2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