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亲情 >> 亲情无极限 >> 母亲的守候(10)
    
  双击自动滚屏  
母亲的守候(10)

发表日期:2010年12月27日  出处:原创  作者:史维  本页面已被访问 1780 次




 

父亲、母亲,和我

x3.jpg
 

111.jpg

 作者:史维

 

 二.母亲的守候(10 

 

 

     “水退石头见,事久见人心。”这是民间流传的一句俗话。

 

 19874月,美籍华人祁敦清先生回国探亲。他一回到家乡,就向我的近亲,打听母亲和我们的下落。

 

原来,父亲早在1984年就开始给家中写信,因为父亲没有退休,再加上对大陆政策不了解,信都由好友、美籍华人祁敦请先生从美国转到大陆家乡。恰恰祁先生亲戚也不知道母亲和我兄弟的称呼和地址,只知道祁先生童年同学,也就是我那位近亲的住处,所以每次来信都是交给了我的这位近亲。至于信上提到过我们没有,或者提到我们又是怎样表述的,我们也不知道。听说后来父亲又把电话号码交给了近亲,不过那时电话费很贵,他们电话联系的次数很少。

 

       在祁先生再三追问下,我那位近亲才把母亲、弟弟带到祁先生夫妇面前。

 

   祁先生问道:“听说法庆还有一位大公子,他怎麽没有来?”,不等妈妈开口,近亲抢着回答:“史维住得远,工作又忙,很难通知。”

 

     “那么下次把大公子带来见个面吧。”祁先生说。

 

     半个月后,近亲、母亲、再次和祁先生见面。祁先生又问到我:还是近亲抢着回答:他路远工作忙不能来。

 

“哦!”祁先生诧异地望着近亲,又望着母亲,没有说什么。母亲想解释,被近亲借故拉开了。

 

     祁先生一个月假期很快就到了,在离开安庆的前两天,他再次要求和我见面,近亲还想说什么,母亲在旁忍不住了说:怎么找不到?祁先生要是愿意见史维,我今晚就去通知他,明天将他带来。

     

次日,我和妻子在母亲带领下,见到了祁先生。祁先生见到我,开首第一句话就是:“你父亲在台湾听说,你很不孝啊!而且他多次对我讲过这句话。” 

 

    我和妻子都被蒙住了,不知道此话从何说起?在祁先生面前,我没有多解释,只是回答了他提出的疑问。现在回忆起来,祁先生提出了三个问题:一是,为什么和母亲分开生活;二是过去受过“罪”没有?三是,现在工作和生活怎样?

 

    我就祁先生提出的三个问题,做了简单回答。

 

倒是妻子和祁夫人谈的火热, 妻子从她和我恋爱、结婚讲起,讲到了我文革中受到的不公正待遇;讲到我生病因住不到医院必须就近门诊治疗,更是居委会,强逼我兄弟二人必须抽一人下放,所以才和母亲分开,岳母帮忙在她家附近租了一间房屋;讲到改革开放后,我的工作和生活都发生了很大的的变化。

 

   妻子讲的很投入,祁夫人听得也很认真。

 

   祁先生回美国前,去台湾一趟,一方面探访亲戚,另一方面和我父亲见了面。  祁先生见到父亲,第一句话就是:“看来我们误会了史维。”接着祁先生又说:“你给史维写封信吧”。 祁夫人更是霹雳巴拉把妻子和她说的话重复一遍父亲听完后,沉默半晌说,“看来我该回大陆一趟了”。

 

    198910月,是新中国四十华诞,也是我兴奋和幸福的一个月!这个月,我的集邮学术论文《浅析集邮活动在企业文化中的地位和作用》,作为安徽省唯一入选论文,参加全国集邮联在山西大同召开的论文发布会。同时父亲的老朋友,台湾同胞陈庆丰先生到南京探亲。陈先生见到了我的近亲和母亲,这次,他可能受到父亲的委托,点名要见我。母亲回安庆偷偷地告诉了我这个消息。我决定提前出发,绕道南京,见过陈先生后,再去参加大同会议。

 

于是,我带了妻子、女儿一道,跟随母亲到了南京。陈先生见到我们,首先静静地盯着我,连声说:“像,太像了!”,我知道他是说我和父亲面貌长得很像。然后,他又看着我的女儿说:孙小姐长得太漂亮了,比她台湾的姑还漂亮!

 

    当他听到我去大同发布论文时,更是高兴地说:“全大陆只有16篇论文发表,你能占一篇,真是了不起,了不起!”

 

这次由于我们的较好气质“先入为主”,赢得了陈先生对我们好印象,陈先生和我谈话时,充满了慈情和耐心。我谈了很多,边谈边解释,使陈先生尽量了解和理解母亲、弟弟,和我的遭遇;了解和理解我处事的方法,陈先生听了很高兴,表示对我们很理解,也很同情!

 

这次谈话很有效果,陈先生回台湾后不久,父亲就请陈先生女儿,日籍华人三上佳子女士给我转来了信,这是我40余年,首次接到父亲的来信。父亲在信上表达了浓厚亲情,和无时无刻不在的怀念,我读了读了,眼泪就止不住涌了出来。从此后,父亲就直接和我通信,没有再寄往他人;父亲告诉我了电话号码,要我经常和他通话;父亲开始关心我和母亲、弟弟的生活。从此后,我每月给父亲写一封信、打一次电话,假节日都发电报慰问。当然,我没有忘记陈先生,每年春节,我会寄贺年卡,写慰问信,祝贺陈先生健康长寿!

 

有一次我问母亲:“祁先生、陈先生来安庆,为什么不敢提前告诉我?”

 

   母亲说:“一是自己知道消息也迟:二是怕提前通知我,近亲会恨母亲,设法断了我们和和父亲唯一的联系。只有二位先生问起来,自己好做主张去通知你们。”

 

       哦,我心中石头落下地。这就是母亲,一位外表软弱,内心颇有主张的母亲,为了儿子,有时候也要装聋作哑,仍辱负重! 

 

 

 (未完待续) 

 

 

2010-12-27

11.jpg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如梦
发表人邮件:915816370@pp.com发表时间:2010-12-31 13:47:00
再来看老师的文章,感受那份暖暖的亲情……问好老师。节日快乐!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