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亲情 >> 亲情无极限 >> 浓郁的亲情拌洒在失败的事业中(六)
    
  双击自动滚屏  
浓郁的亲情拌洒在失败的事业中(六)

发表日期:2011年9月16日  出处:原创  作者:史维  本页面已被访问 1219 次

 

    


浓郁的亲情拌洒在失败的事业中

(连载六)

作者:史维  编辑:影儿
 


  六.在寒风刺骨的夜里 

   

 交了买狗税(因为不知道交的什么税,我只好叫它为买狗税),我们终于顺利地上了船,这时已经下午3时了。

 

到了船上,祥和友把装着狗的笼子搬进舱里,我安顿好床铺,餐厅正好卖晚餐,我买了几样菜,一瓶黄鹤楼白酒,顺便打了饭,回来三个人痛痛快快吃了起来。我因为喝酒少,先吃完饭,就去洗脸间洗好脸,正要躺下来休息,却有一个船员走了进来。他像认识我们似的,直接走到我们床边,问道:“那狗是你们的?”我忙坐起身,掏出香烟,诚惶诚恐的递了过去,满脸堆笑:“这狗是我们的,已经交过税了。”

 

   “把它搬到船外面走廊上去!”这位船员接过了我的烟,态度没有缓和。

 

   “外面风大,气温太低,狗会被冻死的。”我边说边点燃打火机,为他点着了香烟。

 

“我不管狗死不死,我只知道客舱里不准放动物。”船员言语里没有丝毫回旋余地。   

 

我央求他:“我就放一夜。”

 

“一个小时也不行!”船员皱起眉头,强硬地说。

 

在我和船员周旋的时候,祥和友正喝得高兴,见我在那儿和船员低三下四的求情,两人便低估一阵,猛地站起来,不说二话,就把狗笼拎了出去,放在一个能避风的角落里。原来小辈两知道我过去一直心高气傲,现在为了这狗,竟然……他两不愿让我违心的低三下四,不愿让我无辜受气。

 

我只好在外面守着狗,祥和友也没有再谈天说地,而是匆匆喝完剩下的酒,三口两口吃完饭,也没有嗽洗就走了出舱,来到我身旁,要我回去休息。

 

这一夜,祥和友轮流值班看护狗。冬季深夜,江上寒风飕飕呼呼吼鸣,激浪拍打船舷哗哗怒啸,尤其是当人站在飞驰的船舷边,那风更像刀子似的,割着人的脸,寒风像一把冷箭,直刺向人的骨子里。这时我不知道气温是零下多少度,但若流下鼻涕,一定会马上结成冰溜。

 

我躺在床上怎么也不能入眠,担心他两会冻出病来,也担心小狗会被冻死我爬起身冒着寒冷,走出舱外,正看见值班上半夜的祥,在狗笼边原地跳步,我忙把穿在身上的棉衣脱下披到祥的身上。我嘱咐他,一会友值班时,再把棉衣转给友。我还想说什么,突然一股寒风向我扑来,我一阵寒颤,祥看到了,忙吧我推进客舱里。

 

好不容易熬过了这令人难忘的一夜!

 

次日早晨我们到达安庆。当我们把狗送到狗场的时候,妻子、弟媳、侄女、孙女、侄孙女,全都站在场门口欢天喜地的迎接着我们。那阵式不亚于国外归来的中央首长,在机场受到热烈的欢迎!

 

我却欢乐不起来,环宇中心的言行不实,那叫不出名堂的税收,寒风刺骨的船上一夜……我有点想哭!

 

                                  (未完待续)

 

                                   2011-9-12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