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影视 >> 原创小说天地 >> 局长的生日礼物
    
  双击自动滚屏  
局长的生日礼物

发表日期:2011年9月25日  出处:原创  作者:江河月  本页面已被访问 1578 次

 

局长的生日礼物

作者:江河月  编辑:影儿 

 

  
  局长是位有名的局长。局长的名气大,表现在许多方面,最突出的特点就是喝酒。局长喝起酒来,真是海量,一斤不畏,两斤不醉,三斤下肚,还可与情人玩玩游戏。无论酒精是低度还是高度,他就是有这个装下高乙醇的大度(肚)。他不止一次地吹牛说:“54度以下的酒如饮料一般”。可见他的酒精容量是不同如一般常人的。当年,他就是因有这个特长而被“伯乐”发现,步步高升当上局长的。 
  局长的特长且仅仅是这一方面吗?不,还多着呢!  局长打牌是个老里手、多面手,扑克、麻将、骨牌,门门行;一样牌中玩多种花样,样样行。局长是个好动不好静的人,年轻时还喜欢弄弄管乐,箫笛之类的,也吹得象模象样,尤其喜欢箫管,他觉得吹起来有点气派和情调。调情更是他的拿手好戏,真可谓情场高手,虽然他算不上牛高马大,但也有中等偏上的个头,年青时形象不赖,帅哥一个,颇讨女人喜欢的。只是现在成了将军肚,没以前那么上眼了,可这方面减弱另一方面就增强了,最突出的是说话老到而且很动听。他怜香惜玉,出语就掏女人心窝子,动听得很哪!听说多数女人最喜欢男人口中抹蜜。除了这,局长还有不为言语所道的行为,实干精神强着呢。养的女人多了,自然花费不容易,因此也难怪他爱财,这便成为了他的又一特长。
  周六,是局长继“病愈”不久后过第一个生日,局里的人奔走相告,很快就家喻户晓人人皆知了。虽然小病借故住了半月,领导、同事、朋友、下属都已经看望过了,收获是不小,可你不知道局长大人的支出有多大呀,大有大的难处嘛。收这么些小钱,在别人看来是丰厚的了,可在局长大人看来还远远不够哩。正好又遇上生日来了,这机遇不抓住行吗?当年是怎么提升的?还不就是因为抓住了机遇吗?!
   局长生日好做,别人送礼操心。局外人会说,这有什么难的,送点钱不就得了,你钱多就多送一点,你没钱就少送一点便是了。如果是这么说,那你就大错特错了。局长有局长的礼节级别和格调规矩。他有一句内部人知道的常谈:大法不能犯,受礼不上万;外人悄悄传播的是:生人送礼不上五千,且知事者不能外传。总言一句,局长大人谙知法律,虽然说受贿超过五千就要负刑事责任,但他是局长,只要不过万字号,这点面子在纪委和检察机关还是够了的,打打法律的擦边球,这也是一种做人与当官的科学。现在什么都讲“文化”、讲“学”的,酒有“酒文化”,当官有“官文化”;如今又有时髦语言,什么“官场学”、“情场学”、“迎奉学”,多着呢!局长肚子里装的并非都是油与脂肪,他可是牛吃草帽——一肚子的圈圈哩!再说送钱者也要考虑:我们的局长大人是认钱不认人的人。钱送少了,局长大人没印象,白送了;钱送多了,自己的经济承受力不行,害自己了。再说你钱再多也不能破局长的规矩吧。如果假设倘若可能送上一件局长大人高兴的且又花钱不太多的礼物该多好啊!许多人在这样想。就为这,大家很是伤脑筋。
  局长的“出题”再难,总还是有人“破解”的。俗话说:人上一千,文武俱全。局长管的人虽然没上千,但也不算少,机关大几十,加上二级机构和乡镇的“腿”,也有大几百呢!远的不扯,就说机关里,局长的直接下属中就有几个特别灵聪的主。这些主儿可能是因局长做得有点太“那个”了,心中有些气不顺,就想试试局长的智商。出头的“檐皮”就是张三那小子。  张三小子是个脑子好使的家伙,他首先就想到了要送局长一件好礼物:一对金葫芦。“金葫芦”?不更要花大钱吗?不!张三可不是白痴,他想好了,送度金的。局长别的什么都精,可在识别真假文物珠宝之类的方面,却是白痴一个,哄一哄可以敷衍过关,况且我张三又不想他提拔重用,局长要提拔重用的人多着呢,哪天再没有人也不会想到我头上来,只要哄过了就行了,或许如果不穿帮的话,说不定某日某时还记得我哩。张三闪过许多念头,也为自己的小心眼感到好笑。为什么送葫芦呢?这是张三考虑最多的。张三有一个藏在心中不与人说的用意,但可以堂而皇之对外人说的理由是:局长大人喜好酒,葫芦是仙人贮酒之物,且不好么?再在金葫芦上贴上一个帖子:“饮不尽的富贵”,效果会更好,局长大人肯定喜欢这种贺语。 
  张三把自己的想法悄悄告诉了李四,李四翘起大拇指连声夸“高家庄”就是高,高!可自己却不知道送什么是好,便焉着气了,张三见此就献计说:我还想好了另一件礼物,你去准备吧!李四一听,精神为之一振:“什么礼物”?张三如此这般一说,李四听了十分高兴,连连夸赞:妙妙妙,妙极了!
  王五赵六也为送礼之事正在犯愁,就来找李四作商量,李四把张三的妙招一说,两人就立刻去拜见智囊张三。这些人也都是可能因为心中愤愤不平而沆瀣一气,一阵商议后又定下两种礼物,王五赵六也满意而归,立即去作准备了。 
  这一日,局长在本城最豪华的酒店请客,前来庆贺的人络绎不绝。张三李四王五赵六也徐徐结伴而来。局长大人接着张三的那对金光闪闪的金葫芦,眼睛为之一亮,加上那贺帖写的祝语,把局长乐得心花怒放,连声道谢。接着是李四,送的是一只很别致的湘绣荷包,荷包里面放了一个长柄金烟斗,里面还有七个大小不完全相同的,可以根据烟头的大小不同型号来套烟的小烟斗,并附上一贴:局长大人才高“八斗”(八个烟斗之喻意),句句金言(金烟)。贴子中的“烟言”谐音,有地方色彩,局长明白哩。局长马上用一种放异彩的眼光看着李四,心中在说“这小子还有这等聪明,真是平时看走眼了”!口里却说:“啊呀呀,真是费心了啊”!王五第三个献礼,他买来的是一管精致的箫(也是度金的),这也正是局长梦寐以求的爱物。前年局长去香港、美国,就看中了一管箫,一看太贵,舍不得买。他虽然有钱,但他认为把钱花在这上面没实际价值,别的方面用动大啊,所以只好忍痛割爱了。今天有人送这宝物,而且又正是他看中了的样式,怎能不高兴?王五的贴子也不错:“祝局长大人呼风唤雨潇潇洒洒”。潇箫同音,不必解释。局长看到这礼物,又是一番激动!最后是赵六展示礼物的时候了,赵六打开一个深色的袋子,里面是两口金砖一片金瓦(其实也是镀金的)。局长大人一愣,始不知其意,但转念一想:管它呢,金砖金瓦总是值钱之物。赵六也灵泛,见局长一愣,就只让局长看一眼后,立即把贴子拿了出来,将袋子拉笼了。局长只见贴子上写着:建社会主义高楼大厦,局长为之添砖加瓦。局长一看,嘿嘿,也不错,歌功颂德也不算过分,收下了。局长马上摆一个伸手点头招呼请进的动作,笑咪咪地接待其他客人去了。
   热闹的生日宴席过后,局长开始有点纳闷:今天是怎么啦,许多客人都在送礼的问题上动用了不少脑筋,特别是张三李四王五赵六,好象有点不同寻常啊。又转念一想,这些人可能都是想我提拔重用他们,才有如此敬孝之心。这么一想,又释然了许多。到了晚上,待客人都走了,局长想起这四个人的礼物,不免又费了一番心思:张三送的“金葫芦”,虽然好看有意义,但终究只是个摆设,没什么用,现在还有谁用这盛酒呢,待空到当铺当了;李四王五的礼物倒也有点实用价值,空闲时,还可以把玩把玩,就暂时留着;赵六的礼物,还是想点办法出售了好,一是放在家没什么用,又不能当摆设,二是放到家中可不安全,三是换点钱更有用处。不过,为了慎重起见,还是请个行家来鉴别一下为好! 
  想好了处理方案,局长大人这天晚上睡了个舒心的囫囵大觉。第二天,局长就叫上一个心腹去帮他处理张三与赵六的礼物。到了傍晚,心腹把东西原原本本带了回来,脑袋也耷拉着焉了。他告诉局长:他跑了几家当铺,找了几个行家鉴定,众口一词,都说这礼物是假的,度金的,值不了几个钱。这对“金葫芦”,市面价值只不过是几十元钱而已;“金砖金瓦”里面全是铅,总价值也不上百元。局长一听,立时成了痴呆,怔怔地不动了!心腹连叫了三大声,才醒过来。局长到底是局长,就是能够很快冷静下来,他想起李四王五的礼物,肯定是一样货色。他三言两语很快把心腹打发走了之后,就在反复思考,心里那个气呀,无处泄发,他从心底里对张三李四王五赵六恨之入骨!妈妈的X,这帮家伙戏弄老子,今后有你们好看的!
   这天晚上,局长失眠了,好不容易熬到第二天清晨,他头痛得厉害,心中好象有些不吉祥的预兆,于是叫“正室夫人”告知副手们:他头痛,想去看看医,局里工作,要副局长临时安排一下。其实,局长并没有去看医生,因为他知道自己的病根。待别人都忙去了,他便便衣出门找到了一个算命先生,在那儿看了一回。且料他的行为都在张三的心眼掌握之中。那算命先生被张三的先行告知,早已把局长的事情了解了个透底。局长一去就进了算命先生的笼套。算命先生一见局长,就惊讶地说:哎呀呀,局长大人啦,您的色气怎么这么难看呀?你一定遇到了一些烦心事。看你的气色是喜中掺忧,忧冲了喜。告诉我,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解的心结?
   局长一听算命先生的话,就觉得这位算命先生是鬼谷子再世,二话不说就“竹筒倒豆子”,把自己生日接客之事接二连三地编了一番:前日过生日,只接了一桌客,几个调皮鬼戏弄他,送的礼物使他有些不解,同时也对自己的命运有点担忧,想请高人给予指点。接着,局长便把张李王赵的礼物说了出来。 
  那算命先生一听,差点笑出声来。随即便装模作样、不露声色地掐掐算算,然后便告诉局长:“局长呀,不是我吓你,这是几条青龙,你是属虎的,有道是:不怕青龙高万丈,只怕白虎抬头望。目前,你尚斗不过他们,你需要先避其锐气。他们戏弄你的厉害之处,你可能还不大明白呢!他们哪里是送礼物给你生日道喜呀,他们是在骂你呢!” 
  “骂我什么?” 
  “骂你嫖赌逍遥!” 
  “这从何说起?” 
  “你想想,张三送你的是葫芦。俗语说什么来着,‘依葫芦画瓢’,他是骂你好‘嫖’;李四送你荷包烟斗,荷包又叫‘兜’与‘斗’谐音‘赌’,而且是一枝烟杆,他骂你是一根赌棍;王五赵六骂你‘逍遥’,这不必我细说了吧?!” 
  “王五的箫同‘逍’,这好理解,自不必说,那赵六的‘遥’怎么说?” 
  “这个,你还不明白呀?砖瓦是从哪来的成品?窑里烧出来的呀!‘窑’同‘遥’,用意不深奥吧?” 
  “他们四人是联合起来骂你这个局长正事不干,只知道‘嫖赌逍遥’啊!” 
  “胡说八道!”局长的脸上气得顿时变了颜色,浑身如蚁捏一般,坐不住了,愤愤地迅速站了起来,气呼呼的,脚也有点站不稳了,歪歪邪邪地朝人民医院那边走去。 
  这回,局长是真的住进了医院,据说是严重的心脏病发作了!


 


.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