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影视 >> 原创小说天地 >> 胡杨花第五章、茫茫深夜有来客(长篇连载,黑沙枣)
    
  双击自动滚屏  
胡杨花第五章、茫茫深夜有来客(长篇连载,黑沙枣)

发表日期:2012年6月7日  出处:原创  作者:黑沙枣  本页面已被访问 868 次

五、茫茫深夜有来客

挂在电线杆上的路灯昏暗的要死,远远望去像似一个熟透了的桔子悬在半空中。

这是徐炳辉家门前的一根线杆,平时,徐炳辉并没有注意到灯的光芒,今天他远远地看见有一个影子在电线杆下晃悠着,他看不清影子在做什么,他走近了影子便走远了。

徐炳辉在门前停留了几分钟也没有再见影子的出现,是不是自己看花了眼,或是出现视觉差。过去,他没有这种意识,之所以现在有就是因为他常看到有人在自己家门前鬼鬼祟祟地转悠。

‘咚’的一声,一块石头正好砸在电线杆的灯泡上,一阵剧烈的爆炸声就在徐炳辉要开门时炸响,徐炳辉转身,一片漆黑,他静观其变,许久,爆发出一声怒吼:“谁干的?有种的站出来。”

黑夜很静,徐炳辉的怒吼刺破长空,传来隆隆的回音。许久没有动静他又骂了句:“狗日的,你等着。”

徐炳辉手痒痒地他真的想亲手抓住砸灯的人。“灯也碍你的事了,你有本事就冲我来,你砸个灯就是好汉了。”徐炳辉进了家还在说灯的事。

“要是小孩干的呢?”

“不可能,我的判断会错吗?”

“你别吹了,现在这年头,万岁不离口,背后下毒手的人还少吗 ?”

“咱可不能一点概全,谁都是敌人,这是个政策更是个策略,千万马虎不得。”

“用不着你教育我。”

“老徐,你也的改一改别对部下耍脾气,更不能骂人,你骂人家,人家就少几斤肉了,你是做领导的人,骂人就能解决问题了。”

“这些人欠骂,你说哪个张少北,什么东西。”

“现在明白了?”

“晚了?”
   
“不晚,不过,你相信凡是搬起石头砸的都自己的脚,他也不会列外,不信,你就往后看。”像张少北这样的人,让他蹦,看他能蹦几天。”

“我怎么当时就没有看出他的险恶。”

“你能看出来?你就厉害了,比我强呀。”

“他到底要干什么?”

 “他惦记我这个位子,由来已久,可我这个位子,是人民给的,不是那个人的私有财产,我做的不好我可以让位,但我绝不能把位子给这些王八羔子。老子打鬼子的时候他在那,跟老子斗着玩,太嫩了。”徐炳辉说得怒发冲冠,非常激动。

“老徐,不论怎么说,你还是要有个心理准备,要有个好态度,毕竟是运动。”

“运动谁没有搞过,哪次运动不是我领导的,今天,要反了,要革我的命,这叫什么运动。”

“他们会不会盯上咱家的宝贝?”

“来者不善,要不他们给我一个台湾特务的罪名呢.淑娟,这个时候,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我知道,我到担心的是小虎。”

“他知道咱家的宝贝?”

“现在,不是知道不知道的问题而是怕别人给他暗地里给他带坏。”

“他敢,当心我扒了他的皮。”

门被悄悄打开,进来的是小虎。小虎小秋雨一岁多,但个头长的快,显瘦挺拔,进门气不打一出来地:“谁把咱家的灯砸了?”

徐炳辉像似没有听见仍然看着手中的报纸,淑娟说:“那哪是砸的,前两天就不亮了。”

“咱没人来修,黑灯瞎火的,万一有个什么事。”

“不就是一盏灯吗,有什么。小虎,这两天没有回家上哪去了?”徐炳辉放下手中的报纸祥和地问道。

“我能上哪去,和同学在一起,说当兵的事呢。”

“好呀,当兵有出息。”

“可我不行。”

“怎么就不行?小虎,现在外面乱,你千万不要被谣言所迷惑。”

“爸,我自己知道,今天他们找我了,让我说出咱家究竟有没有玉玺,他们说只要我说出来就让我当兵,这次是招北京兵,都打破头了。”

“你是怎么说的?”

“我能怎么说,爸,咱家是不是真的有哪东西,有就拿出来,他们说了拿出来是对国家的贡献,还说。”

“还说什么来?”

“玉玺是国家的,私人收藏是犯法的,你要是不把它交出来,就让你们到五七干校去。”

“吓唬谁呢,小虎,你别听他们胡说,咱家祖代贫下中农怎么会有哪东西。你想当兵是件好事,但这样条件的是哪家的规定,我去找他们,再说了,就是不当兵,有能怎么样?”

“他们让我下乡。爸,我不想下乡。”

“为什么?

两人的谈话就这样在无风无浪中进行,社会上究竟发生了什么,好多信息都是小虎给传达的,所以,每当这个时候,小虎说什么徐炳辉都会洗耳恭听,今天却有点异样。

“小虎,咱家本来就是农民,去农场要比我们当年开发农场时的条件好多了,去是一种锻炼,人不锻炼能成才吗?去是件好事,你还是去好。”

“咱家已经去了一个了,按规定,我是可以不去的。爸你给他们说一声。”

“小虎,你觉得我现在说话会有人听吗?我已经是丧家之犬,谁会为一个要下台的人做一件好事呢?再说咱们不是好好的,非要走这个后门,哪些没有后门的孩子就应该一百个服从?”

“嘭、嘭、嘭”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

徐炳辉看了淑娟一眼,似乎在说;这么晚了是谁呢?淑娟不解地:“我去开门。”

“不,还是我去。”

“我去。”

“行了,是找我的,我去。”徐炳辉从沙发站起来出了房门,走到院子大门前,喊道:“谁呀。”

“是我。”声音沙哑地像似被鱼刺扎着,糊糊涂涂的。

徐炳辉仔细地辨认着声音,尽力能寻找到熟悉的音儿,却让他失望:“你是谁?有事吗?”

“要草药吗?”

徐炳辉心里一颤,这人是谁?“什么草药?你有宴罢客吗?”

“有呀。”这人像读一首诗话不停。

“宴罢有当归”

“黑夜不迷途。”

“熟地走夜路。”

“出征在万里。”

“戌疆属远志。”

“百年美貂裘。”

“貂皮美百年。”来者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老哥,你怎么连我的声音都听不出来了,开门吧,外面冷着呢,我可不想饥寒交迫。”

徐炳辉心里已经有谱了,把门开了个缝,一个黑影就闪到徐炳辉身旁。“老徐,我是顾炎增,说了你就知道了。”

“我不认识你呀,有什么话你明天再说。”

“老徐,这事白天眼睛太多,我担心给你添麻烦就晚上来了。”

“你说吧,我听着。”徐炳辉不知道这个陌生人是干什么的,来的目的是什么,一说到他姓顾,徐炳辉脑海里就泛出一个人来,戒备也就少了。

“我是顾本溪的儿子。”

徐炳辉一惊,这个名字他太熟悉了,他年年盼月月盼,今天终于来到身旁,但徐炳辉在犹豫,这个时候怎么会出现一个姓顾的人呢?他试探地:“顾本溪是何人呢?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你忘了,抗日前线我爸留给你家保管的玉玺,后来,我爸战死疆场,取宝的暗号我都带来了。”

“你越说我越糊涂。什么玉玺,你找错人了吧。”

“怎么会呢。”

“怎么不会呢?”

“老徐,我知道你的为人,你是个好人,也许是你误会了,我真的是顾本溪的儿子,是来取玉玺的。”

“对不起,你真的找错人了。”

黑夜里,没有人能看清楚徐炳辉严肃的神情,脸上的那块疙瘩肉微微地跳跃着。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