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影视 >> 原创小说天地 >> 胡杨花 第四章、初来乍道我还行(长篇连载,黑沙枣)
    
  双击自动滚屏  
胡杨花 第四章、初来乍道我还行(长篇连载,黑沙枣)

发表日期:2012年6月7日  出处:原创  作者:黑沙枣  本页面已被访问 1023 次

四、初来乍道我还行

滴滴嗒,嗒嗒滴….嘹亮的军号划破寂静的黎明,新的一天开始了,新的生活开始了。

兴奋了一夜的秋雨、江梅、金玲和苏被起床号惊醒的,先是苏 醒的,苏长秋雨一岁,也被秋雨早工作一年半载,人有泼辣,风风火火的,做事性子急,热情高,干活也利索,秋雨来了她自然被任命为青年班班长。

秋雨住的房子不大,二十来个平方,顺着南北墙走向依次各放了两张床,床是用土坯垒起来的,上面放着用柳条编成的把子,把子担在三根拳头粗的木棍子上,两人中间有一个放箱子的空挡,把子上面铺着厚厚的麦秸,秋雨不知道这麦秸有什么用,三下五除二要把麦秸抱走,正好被赶来的苏 看到了。“秋雨,你这是干什么?’

秋雨一时不知道怎样回答。愣了一下。“我怕里面有虫子,我害怕。”

“放心,干麦草是不会生虫子的,你睡睡就知道它的妙处了。东西是不好看,但他夏天隔热,雨天隔潮,冬天保暖,女孩子离不开它,铺不?。”

秋雨红着脸,不好意思地:“铺,我真的不知道,它有怎么多的好处。”说着把抱在怀里的麦草重新放到床上。

凑了过来帮着秋雨铺起床来。“秋雨你千万别说它难看,女孩子离了它真不行,你看我,铺了都有十公分了,可我还是嫌少,我给你铺好后你睡睡就知道它的妙处了。”

“你看我,什么也不懂,真的要跟你们好好学习学习。”

“其实,我来的时候跟你们差不了多少,也是她们教的,刚开始我一点都不习惯,慢慢的,牛奶会有的,面包会有的。”苏 的幽默让两人的距离近了,像久违了的朋友,说起来就没有个头了。

起床号并没有唤醒秋雨的甜睡,在家时,这种声音早就听腻了,昨晚的兴奋让她睡的跟死人一样,不过,她的确是困了,来之前就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加上昨天的奔波和晚上的联欢,把瞌睡全都聚到了一起,她欠的就是觉,如果不是苏 喊她,她也许会睡得的更深,会做一个美丽的梦,她在梦中露着一丝微笑。苏 的一声喊叫真的把秋雨叫醒了,她睁开腥腥睡眼,江梅、金铃已经穿上衣服。秋雨一把抓起堆在床头的上衣和裤子往身上裹,一边大喊:“等等我!”江梅走到门坎停了下来:“快点。”秋雨提上裤子抓着上衣就往外跑,边跑着把上衣穿好,就这样她俩也迟到了。

“报告。”秋雨胆怯地像童养媳见到婆婆连头都不敢抬。

王建华看了她们一眼:“人列。”然后训起话来。“同志们,从今天起,咱们就是革命军人了,是拿枪的战士,不同于一般的职工,肩负着反帝反修历史重任,肩负着屯垦戌边的使命,我们决不辜负众望,招之能来,来之能战,战之能胜,战士就要有战士的风格。”

王建华说了些什么秋雨没有听清,她依然停留在刚才的愧疚中。早上出操就是围着操场跑操。刚开始时,队伍整齐如一,到了第五圈时,雷点渐渐跟不上点,有点下饺子的声音。

秋雨已经跑到气喘吁吁,两条腿沉的不听使唤,机械般地跟在口令后面,一二一。一二一地挣扎着,额头像似被洗了一样,脸上的热浪把汗水慢慢地蒸发着在霞光的辉映下能看到从脸上升起的一丝青雾。秋雨的步子越迈越小,她的胃好像被装进催发剂翻江倒海地折磨着她,她用手紧紧地挤压着胃部,好像头也大了,整个身子轻飘飘地飞起来了,胃中的东西开始翻涌着向上升腾着,她用力地控制着自己,她越是这样胃越是不争气,这种让她难以承受的东西已经冲到嗓门口,她不顾一切地冲出队列。“哇”地一声,憋在嗓门口的杂物像井喷一般射了出来,一股难忍的怪味肆虐地侵袭着。

江梅、金铃停了下来,跑过去正要搀扶秋雨,被苏 喊了回来。

“班长,秋雨她病了。”

“你们给我回来,听到了没有。”

江梅、金铃不甘地看着秋雨。秋雨气若游丝地:“你们回去,我行,去吧。”

秋雨弯着的腰刚挺起来,第二次翻滚的杂物又一次让她撕心裂肺地“哇、哇”地吐起来,这一次吐出来的不仅仅是杂物更多的是黄水,秋雨感到自己快不行了,要倒下去了。

秋雨的脸色是苍白的。但她自己不知道,在别人眼里她就是一个地道的病号,而她却要做的不是退却而是要跟上去,她不想因此而掉队,给班里抹黑,当大家再跑过来时她跟了上去,她渐渐地感到身子不听自己指使,如腾云驾雾,她紧紧地咬紧牙关,叮嘱自己,一定要坚持住,坚持就是胜利。可是,她头晕的已经没有力量支撑自己腿,软绵绵地不由自主地滑了下去。

江梅,金铃再一次冲了过去,这时卫生员已经赶了过来。

秋雨在江梅和金铃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我没事,我自己来。”

江梅急得要哭。“你看你这张脸,都要吓死我了,还说没事。”

“真的,我没事的,一会儿就会好的。”秋雨很恳切地说道。她知道自己的脸一定把他们给吓着了。谁让自己初来咋到不争气呢,心里的内疚无法言语。

卫生员说先把秋雨送到卫生室来,观察一下,打个针。江梅扶着秋雨要走,苏 往秋雨前一站。“来,”做出一个要背秋雨的架势。

秋雨一惊。“不用,我能走的。”

“你嗦什么。”说着抓起秋雨的双手,往肩上一放,背起就走,秋雨使劲地挣脱着但无济于事,被苏瞳死死地卡在背上像只绵羊伏在苏的背上。眼角泛出一道梨花。

苏瞳的蛮力在大,一个人压在身上,刚开始还能小跑,但跑了没多远就开始走,走她还是有劲的,边走着边说:“秋雨,其实你没有什么,就是投缘,浑身乏力,可能是受点凉,不要紧,我过去也有过这种毛病,打一针就好了。刚才她们要来帮你一把,我没有让她们帮你,你不会生气吧?”

“没有没有,都是我不好,给大家添麻烦了,我能理解的。”

“理解就好,你说我过去也没有当过班长,现在让我当,我真的不知道从那下手,全都靠大家。”

“你把我放下来,我跟你慢慢说,你这样把我背着好像我真的病的不行了。”

“就是,你放下来把。”江梅和金铃都这样劝苏

“好吧,我遵命,不过,秋雨你还真轻,我背过好多东西,就属你最轻。”

“我可不是东西。”

“我没说你不是东西。”几个人笑得前俯后仰。

“秋雨在家是不是吃的太少,太瘦了。”                  

“班长,人家那不叫瘦,叫苗条,美人坯子。”

“去你的,胡说什么。”

“我胡说了,金铃,我胡说了吗。”

金铃笑了笑说:“我不知道,行了,就别逗乐了。”

“我告诉你,用不了三天,你的胃口就会大开,玉米面发糕,窝头,保险你吃的香喷喷的。”

“听说哪东西养人。”

“吃吃就知道了,别到时候都吃成黑铁塔了。”

秋雨上中学时就犯过不知是什么原因引起的呕吐,身体不支,脸色苍白的病,打个针也就没事了,现在犯同样的毛病,这一针就是久旱逢甘霖,不到中午时分,秋雨就觉得自己跟没有事似的。

房子里空落落的,外面也静悄悄的,连只鸟叫声都没有。她躺在被窝里,早没有了睡意,平躺着再翻过去反复折腾着,心里再骂自己,刚来就这样不争气,自己这是怎么了,她越想越觉得心里搁了一块大石头,喘气紧张起来,有一种东西在揪住自己的心,要把自己的心撕裂,红艳艳的血液向外喷发着,她要窒息,别人都去下地干活了自己怎么能在家休息呢?不,我绝对不能让她们看自己的笑话。她一把把被子掀开,跳下床,穿上鞋就往外跑。

秋雨拿了一把锨,出了门,正走了两步就停了下来,苏她们在哪干活?自己盲目去找,能找的到吗,对,到大树底下去问问,她们肯定知道,她火急火燎地向大树地下奔了过去。

“秋雨,你怎么起来了。”说话的正是王建华。

秋雨像似遇到了救星。一脸的笑容。“指导员,是你,我好了,我也要下地去。”

“急什么,我正让炊事班给你做病号饭呢,你就休息着。”

“不,我要去,你告诉我,她们在哪干活。”

“听话,这样,你先到食堂吃点饭,一会儿我让人带你去。”
   
“你说好了,不许骗人。”

“秋雨,我有一句话想问你。”

“什么,你说吧。”

“不说了,今后有时间咱们在聊,你先到食堂去。”王建华犹豫着还是没有说出他要说的问题。

“不说,我就不听了,我走了。”

王建华要说什么呢?秋雨不解地琢磨起来。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