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影视 >> 影视图书 >> 胡杨花 第六章、冷水袭骨寒沁衣《长篇连载、黑沙枣》
    
  双击自动滚屏  
胡杨花 第六章、冷水袭骨寒沁衣《长篇连载、黑沙枣》

发表日期:2012年8月7日  出处:原创  作者:黑沙枣  本页面已被访问 1003 次

六、冷水袭骨寒沁衣

大漠天气小孩的脸,说变就变,说来就来,一阵狂风终于掀起一层尘土,把大树舞的神经错乱,左右摇摆,风头裹着黑压压的云层从西北角迅猛地挤压着明朗的天空。黑云翻滚着摇身,一层灰一层黑,翻江倒海地席卷而来。

秋雨还没有目睹过这种被称为沙漠剑客侵袭的壮景,傻乎乎盯着它的到来,也许她要发现什么,或是要真正感悟沙漠风暴的刺激,她真的要张开双臂大喊一声:“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吧。”她最终没有喊出来而是跟在大伙从四面八方向一个方向奔去。

在人与飓风竞赛中败下阵的自然是人。

兵团的庄稼地没有名字,就像兵团编制一样按序号排列的,师团营连排班,干渠斗渠支渠农渠毛渠,排序而下。秋雨今天劳动的地叫二号条田,这块地远离连部,在连队最西面,素有‘沙海西伯利亚’之称,当然也在风口上,老职工一般都不愿意到这块地干活,嫌地远,走的累,后来,有了知青后,王建华把这块地命名为:知青试验田。名正言顺地成了知青劳动锻炼的场所。

风来的太快,太猛,要把人卷起来似的,吹的衣服就像一个充满气的皮球膨胀着,沙子打到脸上像一把刀子一样深深地划过一道血痕。秋雨与江梅手拉着手,跟在大家后面,开始时还能小跑,跑不了多远两人就力不可支,渐渐地与大家拉开了一段距离,她们也想跑,就是跑不动,跑三步退二步,人的呼吸似乎失去了平衡,心脏的跳动也失去了力量。

黑云彻底地压了下来,如同收尽晚霞黑夜与白昼那一瞬间,雨点子连着线地直愣愣地砸了下来,密密匝匝的泻在秋雨的身上,眨眼功夫从头到脚浇了个透,那套草绿色的军装紧紧地贴着身子凉飕飕的。

人们不再是跑而是躲在林带的大树底下,望着雨注的天幕,天地一色被灰蒙蒙地折磨着。地上很快有了积水,低洼的地方已经形成了小河,雨点子砸在上面击出无数个水泡,这个水泡来不及成型另一个雨点便撞了上去掀起更大的水泡顺着小溪向洼地飘去。水面越来越宽,渐渐地能听到水流动的响声。

雨水终于把大树浇透了,大树已经不能挡风遮雨,人们纷纷离开大树向家一步一步地艰难地走去。秋雨与江梅、金铃、苏相互搀扶着,顶着雨点跟在大伙后面往家走。这时,就有人在喊:“下吧,你大胆地下吧,我要开花。”

“ 江梅,咱们走快些,跟上他们。”秋雨拉了一把江梅,江梅又拽着金铃,加快步伐向前跟去。

“秋雨,给大家唱支歌,好久都没有听到百灵鸟叫了。”方正林停在雨中,抹了一把雨水,他这一声大家都停了下来,等着秋雨她们的到来。

“我都成落汤鸡了还能唱吗?”

“秋雨你不唱我们不走了,大家说是不是。”

“对!不唱就不走了。”

于是雨中又多了一种东西:歌声。从《映山红》唱到《革命人永远是年轻》从《让我们荡起双桨》到《老房东查铺》一个高潮紧接着一个高潮,最后唱到《国际歌》。一群年轻人就这样充满激情,忘记了大雨,忘记了黄红搅拌的泥泞,忘记了自己,完全陶醉在歌声之中。

这群充满理想也充满激情的热血青年就是这样给大地带来欢乐。歌声中大地能听到他们的呐喊,缺乏五音的震撼让大地再一次绽放心灵的呼唤,歌声像一付催化剂把流在心中的泪水纷纷涌了出来,与雨水大回合,尽管谁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但脸上荡漾的激情却让人们热血澎湃。

雨好像在有意识地考验这帮小青年,越下越猛。“我的鞋掉了。”泥泞的浑水把江梅的鞋子紧紧地吸在地上,江梅使劲向外拔,怎么也拔不掉,结果是脚丫子出来了,鞋子却留在泥泞中。她扶着秋雨弯下身子要拔鞋子,秋雨说:“还是我来。”一件看似举手之劳的事情秋雨却使出了吃奶之力,用劲过猛,鞋子是拔出来了,但秋雨与江梅在惯性作用下两人同时向后倾斜没有来得及晃悠几下便倒在泥泞中。

秋雨乐得合不拢嘴,苏笑着走了过来,把它们搀扶起来,本来就湿透的草绿色军装顿时变成小孩的尿布色红一片黄一片,沾在身上的泥巴随着身子的晃动,一块一块地剥落下来。被雨水洗礼后方显英雄本色。

“大家静一下。”苏喊了一句,然而处在极度兴奋的人们谁都没有放弃陶醉的歌声,只有秋雨,江梅听的真切。

秋雨从苏的毫无表情的脸蛋上觉察出可能要发生点什么,爆发般地喊道:“别唱了,大家别唱了。”她的声音有一种窜透力,一下子把大家的心给拉了回来,几十双眼睛全都落在秋雨身上。

雨声中传来连部高音喇叭急促的声音:“同志们,我现在命令,所有职工拿上铁锨,有袋子的拿上袋子,不论你在什么方法,你现在立即赶到八号条田东头,那里发生了的决口,我们丰收的果实正在经受着考验,大家紧急行动起来。”

这声音就是命令。苏一声:“走!”大家跟在后面小跑起来。

秋雨她们赶到出事地点时,八号条田已经是水汪汪的一片,这是一条连接十万亩良田的命脉,渠面很宽是镶嵌在茫茫原野上的一条蜿蜒的银带。现在正赶上棉花浇水时节,用水的高峰时期,今天,渠水浑浊,红色的渠水像脱缰的野马把渠堤撕开一个大口子,洪水肆无忌惮地冲向棉田,刚成熟的棉杆被连根拔起。

大堤两边已经站满了人群,有装沙袋的有投沙袋的,在雨中形成一幅绝妙的剪影。

沙袋投下去了被浪尖打了个滚冲向远方,洪水发疯地撕着决口,人们开始成批的投沙袋,沙袋卷入水中很快就被洪水冲走了。

怎么办?

这时,王建华带着浇水班的小伙子扛着木棍拿着铁锤急匆匆地赶了过来,他们的到来多少给抢险工作带来了希望,个个脸上流露出一丝的喜悦,这种喜悦来的太快消失的也快像流星一样划过。王建华看了一下情形说:“大家别投了,一排的赶快准备树枝和麦草,二排的装沙袋,把沙袋集中在上边,越多越好,浇水班的跟我上。”王建华的声音落地人也跳到水中,后面的一个接着一个跳了下去。洪水肆虐,跳下去的队员被分割的东倒西歪,他一把拽住一个冲到的战士,指挥到:“大家挽起胳膊来,”洪亮的声音就是一道命令,很快形成一道蛇形的人墙,很快被洪水冲开一个口子,但人墙有重新合拢。

有人已经在人墙后面夯木桩了,水太猛,人不时地被洪水冲的左右摇晃,木桩还没有砸下去就被水冲起来了,即使砸好第一个桩,等到第二个砸好第一个桩就没有了。

站在大堤上忙着搬运沙袋的秋雨,她像一个机器人一样重复地做作一个动作,把一袋一袋沙袋接过来再递过去。

大胡子连长站在大堤上,两只眼睛冒着金星。“往下夯,用劲夯!”,夯下去的桩子过不了一会儿又被连根拔走。“共产党员跟我来!”这声音就像一道神剑划破倾盆大雨,站在大堤的人们学着大胡子连长样子一个鹞子翻身跃入激流中。

秋雨被这一幕所感动,她平时只是在书本上看过英雄壮举,今天英雄就发生在自己身旁,不由分说地跟着跳了下去,一道人墙,二道人墙终于阻挡了洪水的肆虐。

入秋的洪水带着彻骨的寒意侵袭着每一个人,王建华的浇水班桩子一个接着一个往下打,后面的人在桩子上开始编铺柳条并把麦草堆积在一起,然后把沙袋码在桩子前面,很快从两头向中间合拢过来。

秋雨的脸色被冻的发紫,大胡子连长拽住秋雨:“你听到没有,给我上去!”这已经是再三命令了。秋雨像似没有听到但还是说:“我是共青团员,我也要坚持到底。”

长时间的冷水中的沁泡,开始有人坚持不住了,首先倒下去的是苏,她很快被人抬了上去。大胡子连长发怒似的让人把秋雨、江梅拽了上去。

在水里秋雨已经没有知觉了,没有冷的含义了,突然被人拽到大堤上后,浑身觉得刺骨地冷,身上没有一丝热气,到处都是冰冷。

寒意继续侵袭着,秋雨感到自己好像掉进了一个冰窟窿里,身子不停地颤抖着。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