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影视 >> 影视图书 >> 胡杨花 第八章、梦现端倪不言传《长篇连载、黑沙枣》
    
  双击自动滚屏  
胡杨花 第八章、梦现端倪不言传《长篇连载、黑沙枣》

发表日期:2012年8月7日  出处:原创  作者:黑沙枣  本页面已被访问 918 次

 

八、梦现端倪不言传

宿舍里的灯像悬在半空中的一支鬼火黄渗渗的。秋雨与江梅没有直接去食堂吃为她们专门准备的夜餐,而是抬了一桶热呼呼热水回到宿舍,这已经是秋雨的习惯性的动作,不论再累再乏,从地里回来第一件是就是洗澡,尽管不能像家中那样洗,但起码要擦一下身子,平时她对热水并没有多高的要求,只要不凉就行,擦好身子换好衣服再去吃饭。

今天则不一样,她感到裹在身上的不是那件穿习惯了的军装,而是身子在冰窟窿里,每个血管都带着几份寒意像针扎一样刺骨,特别当她离开方正林坚强的肩膀后坐在马车上被凉风吹拂的时候,她像一棵无助的小草被吹得彻心的凉,紧紧地倦缩在一起两只胳膊紧贴在胸前,后背却无情地给抽打着,她想起了《卖火柴的小女孩》的样子,下车后她第一个愿望不是吃点可口的饭菜而是要洗一个热水澡。

说是洗澡也就是到水房提一桶热水,回到宿舍倒到洗脸盆在兑上点凉水,在自己的小领地里擦洗身子。每当这个时候秋雨都脱个精光,在热气腾腾中擦的身体发热发红才舒服。

江梅平时都是在没有人的时候自己洗,今天是个列外,但她洗澡和别人不同,分段而浴,上面洗了,再洗下面。两个人在自己的小天地里面对着墙,一只手抓住毛巾的一个角,另一只手抓住另一头的角,反弓双臂在背上拉锯式地擦着。“江梅,你也不嫌麻烦,有没有外人还包怎么严。”秋雨看不惯江梅着种做法。

江梅的脸一下子红了,要不是灯光的昏暗遮住自己红扑扑的脸真想找个地方躲起来。“我不麻烦,我习惯了,怎么,不行吗?”

“这有什么不行,你想怎么洗,我能管得着吗。”
    
“是呀,谁吃多了会管我的事。”

“你没有去过澡堂子。”

“小时候去过,长大后我不去了,我怕。”

“都是女人,你怕什么?”

“女人也不一样,我说了你一定要给我保密。”

“你还信不过我。我向毛主席保证,你说吧。”

“你比我身材好,身上没有我这么多的肉,你的胸中是平的,而我的胸总是鼓鼓囊囊的,你看全是肉。”江梅说话的声音很伤感。说着把自己的胸向上托了托。

“这有什么,我还羡慕你哪。”

“你的脸太有征服力了,很能引起男人的注意,你就是谁见谁爱的女人,你在看你的下面多丰满,结婚后肯定能收住男人的心,而我少的可怜,我在澡堂都不敢脱去短裤,我不想让别人知道,知道了他们会说我是白虎精。”

“什么白虎精,你听谁说的?”

“你别问了,白虎精就是专门克夫的,所以…”

“所以你怕我们看见,江梅,这是一个人的生理,有的时候是无法改变的,到时候你该生儿子照是儿子,谁敢说你生的不是儿子。”

“讨厌。”江梅红着脸打了秋雨一掌,秋雨当然要还她一下。

“不过。”
   
“不过什么,女人要走的过程你一个也不会少的,我问你,方正林你拿下没有,他可是一个抢手货,你要是不抓紧当心他移情别恋。”

“跟我抢,只要不是你,谁还会有这胆量。”

“江梅,这话不好说。”

秋雨并没有注意江梅的表情,但从简短的谈话中,她可以擦觉出江梅的情感世界里那份属于自己的心思。

说话间两人已经完成了擦澡任务。秋雨感到身上每一个热呼呼的细胞在散发着愉悦,绯红的脸颊闪着青春,湿漉漉的头发自然地搭在肩头,她站在自己的小镜子前用梳子梳理着,在小镜子里端详着自己,说真的,今天要不是江梅这样说,她是不会这样照自己的,过去只是为了梳理而照镜子,今天确是为了江梅的一句话而照自己,别有风味。

“我都追他三四年了,他就是对我不专心,总是气我,你说我怎么办?”

“我可以帮你做点什么?”

“你帮我,算了吧,在说 这事是外人能帮的吗。”

“也是,不过,你可以说出来我给你出点注意,三个女人一台戏,两个人总比一个人有办法吧.

“算了,不说了。你好了没有,咱们去吃点饭。”

“江梅,我不想吃了,你去吧。”

乌云遮不住月亮,皎洁的月色加足了马力把自己最灿烂光芒普照在沉睡的大地上,用温情滋润着大地的儿女。缕缕月光钻进秋雨的宿舍,爬满秋雨的床头,在这美好的月色中会有许多美好的梦被酝酿出炉,秋雨也不列外,她也在做梦,梦见自己在野外一个空阔的地方,这地方山清水秀,自己在追逐天上的一朵白云,很快自己就要抓住白云的尾巴了,突然,白云不见了,自己被扔到一片荒漠上,黑夜里点燃一堆篝火,整个身子被烤的大汗淋漓,一个劲地胡说乱抓。

子夜时分,秋雨开始发烧了,烧得非常的厉害,刚开始她好像是在做梦,梦见好多的人向自己家冲,有的举着打到徐炳辉的牌子,有的拿着铁锨一个个青面獠牙凶神恶魔似的上蹿下跳,把自己关在黑房子,一个眼冒绿光的凶神悬在半空中,手握一把大刀,嘴里吐着蛇一般的引子,只能看到头却怎么也看不到身子,不停地再喊:“吃了你,吃了你。”秋雨把秋月紧紧地搂在怀里,一只大手抓住了秋雨像拧麻花一样捏在手心,一阵剧痛秋雨就晕过去了。

秋雨的两只眼睛干巴巴地盯着无序的顶棚,她追溯着刚才的梦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了。她感到顶棚在旋转,自己就是旋转的中心被旋在空中,转的头晕目眩,很快被旋到一堆火堆上,身上被熊熊的烈火烤的冒着青烟,嗓子口上衔着一颗烧红的火炭,“水,水。”她绝望地呻吟着。

江梅、金铃睡的很甜,听不到秋雨的呻吟,其实,秋雨是用了自己全身力量喊出的:“水。”却在这个黑夜是十分微弱的,几乎只有自己听的清楚。

秋雨想坐起来,身上很冷,它把被子裹在身上,把右腿迈到床沿边上,借着月光,挪动另一条腿,轻轻放到地上,渐渐站起来,向窗前走去。窗户下面放着一个水桶平时下班后她们都要抬一桶开水放在那里,现在已经凉了,秋雨用缸子舀了一碗,“咕噜咕噜”一股清泉流进火一般的嗓子口,流到胸前,她觉得好受多了。

秋雨又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秋雨,秋雨醒了。”江梅围着秋雨的床喊了起来,一宿舍的人都围了过来。“秋雨,你可把我们吓死了。”

“秋雨,昨晚你说了许多梦话,还咬牙,我刚开始还以为是老鼠在磨牙呢,后来我越听越不对劲,原来是你说梦话,我就接了几句,第一句还真的接上了,后来,你就胡说了。”

秋雨语若游丝地:“我说梦话,可我过去从来不说梦话呀。”

“是呀,我也觉得奇怪,你一个劲地喊,放开我,放开我,好像被什么人给抓住,不会是碰上流氓了吧。”

“我也不清楚,我好像什么也记不起来了,真的,只是觉得自己掉到火盆上了,拼命地挣扎地喊,没想到是在说胡话。”

“后来,我们找来卫生员给你打了一针,现在怎么样?”

“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不好意思。”

江梅倒了一杯热水递给秋雨。说:“快把药吃了。咱们谁跟谁,客气什么。”

“你说我真的庆幸,有你们再我身边我真的十分高兴,来世咱们还是朋友。”

“看把你美的,不过,我还是要说两句的,秋雨你一个女孩子,千万别干傻事,你觉得在冰水里泡着没事,一旦有什么不适应就会给自己留下病根,这种病潜伏在身体里结婚生孩子后就会爆发出来,到时候想治都治不好,后悔都来不及。”

“江梅,我胆小,你千万别吓唬我。其实,当时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稀里糊涂就跳下去了,要不是方正林我就被大水冲走了。”

“这都是小事,方正林就是这样的人。”

“他现在怎么样?”

“就那样,谁知道他心里想什么呢。”

“我看他对你是真心的,是不是你对人家不那个。”

“哎,不说了,凡是拼死拼活追一个男人的女人情商几乎等于零,智商也只能是一加一等于二的水平。”

“你什么意思?”

嘭嘭..有人敲门。来人正是方正林,手里提着一个书包鼓鼓囊囊的。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