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影视 >> 影视图书 >> 胡杨花 第九章、小小苹果惹风波《长篇连载、黑沙枣》
    
  双击自动滚屏  
胡杨花 第九章、小小苹果惹风波《长篇连载、黑沙枣》

发表日期:2012年8月7日  出处:原创  作者:黑沙枣  本页面已被访问 968 次

九、小小苹果惹风波

“方正林,你说,我们哪一点对不起你,让你去干偷鸡摸狗的事,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人活一张脸,你还要脸不?”

“我干什么?给你丢人了?你有话直说,用不着拐弯抹角。”

“方正林你还不得了了,你以为你是谁,老子吃的盐比你喝的水多。”

方正林穿一件腿了色的旧军装,站在连长办公室的中央,不敢直接看大胡子连长咄咄逼人的目光,他不知道或者是装着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发火。“我真的没干什么坏事。我向毛主席发誓,我没有干坏事。”

“你很会演戏,我告诉你,是你自己讲出来,还是我给兜出来结果是不一样的,你也用不着在我面前耍什么小聪明,你这张嘴放的什么屁老子见的多了,说吧。”

“你让为说什么?”方正林心中矛盾极了,难道自己偷苹果是事他已经知道了吗?这是谁告的密,怎么办?说出来自己肯定要倒霉,不说吧自己赖不过去,自己还不是那种死猪不怕烫的人,但要说出来自己的前途算是完了,我得撑住,反正谁也没有证据,谁也没有亲手逮住,我怕什么,我死活不承认,你能拿我怎么办。

方正林还是一脸的微笑:“连长,我是哪种干坏事的人吗,就是你借我一个胆我也不敢干给咱们连抹黑的事。”

“少贫嘴,我问你,你的车子呢?”

方正林被问的咽住了,但他反应快,马上说:“车子?什么车子,对,我的车子前几天就被小偷偷走了,不信你可以问大家。”

“谁能给你佐证?”

“这还要作证?不就是一辆车子吗”

“你的车子为什么会出现在园林队的苹果园里。你还有什么说的。”

方正林的阵脚乱了。“怎么可能呢,不可能。”

大胡子脸黑的铁青,两只眼睛能把方正林轰的片甲不留,方正林被着一击轰得胆战心惊,毕竟做贼心虚。

“我警告你,放老实点,当心我关你警闭,你一个大老爷们,半夜不好好休息,去偷人家苹果不说,还打人,你厉害呀。”

方正林急了。“我冤枉,我是偷苹果了,但我绝对没有打人,谁要打人谁是这个。”方正林伸出小拇指比划着。

“你没打人骗鬼去吧。”

“真的。我就拿了几个苹果。”

“拿几个,你墨水喝多了,还是缺营养,咱们是响当当的值班战士,是战士就得遵守纪律。”

“连长,我错了,我做检查。”

“你想的美,给我到禁闭室待着反省,好好挖挖思想根源。”

“是!”方正林本想还要给自己辩护,最终没有说出口。

方正林被关了禁闭反应最强烈的当然是江梅,她找了机会在禁闭室窗口前与方正林说上了话。江梅尽管有一肚子气但他还是心平气和地把方正林写的检查过了一边,她知道这个时候只有把检查写的领导满意就会大事化了,但她接过检查后一脸的难看。“方正林你要好好挖思想根源,就你这几个破字能过胡子这一关才怪了。”

“这不见得,只要他高兴,我不写都会出来的。”

“方正林,你真的不可救药了,这个时候了还有心事开玩笑。我给你写了一份,你就照抄一份,态度一定要诚恳。”

“知道了。谢谢你的好意。”

“你一定要把思想根源挖出来,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思想根源挖出来,我这一关都过不去。”

“你不是写好了吗?还要挖什么?”

“那是应付领导,我这一关才是真的。”

“你要挖什么?”

“你自己清楚,少更我玩小儿科。人的行为都是受思想之配的。你为什么要偷苹果送给秋雨。”

“江梅,你别让我小看你,她不是病了吗。再说了你不是和她一个宿舍吗?,给她给你有什么不一样?”

“当然不一样,你是不是有别的想法,好好地挖一挖,别看她比我长得漂亮,就贼心不死。”

“江梅。你又胡说什么,你借给我一个胆我也不敢,真的,不信,你扒了我的皮,看我的心是红的。”

“你扒呀 扒开让我看看。”

“你小声点。”

“怎么了?心虚了,怕别人听到就不要做亏心事。”

“江梅。我告诉你,我姓方的身正不怕影子歪,你嚷,我让你嚷,我怕谁。”

“我现在才知道你居心不良。”

“你说的对,对极了。咱们之间,算了,不说了,你就不能多一些宽容。”

“宽容,本来爱情就是自私的,有把爱情拿到市场上去卖的吗,所以,你只能属于自己。宽容就是把自己心上人推给别人,你以为女人是把菜,谁都可以买?你考虑到我的感受了没有,你让大家怎么看我。”

江梅是一个直爽的人,快言快语与人争两句是常有的事,就像小孩搬家家一样越吵的凶反而越好,好就好在把心里要说的话一点都不隐瞒地说出来,谁都不怨谁,在加上江梅天生的高八音十里八外都能听到女高音的清脆。而这一次则不一样,过去都是为了一句话说的不合适两人争个高低正错来,那是为真理而争,而每一次都是江梅占上风,这里面除了方正林的谦让外关键在于江梅口齿伶俐。这一次是为了女人的事为了感情之事,江梅就没有那么宽容,板着脸,与方正林针尖对麦芒。但谁也说服不了谁。

秋雨的烧已经彻底腿了下去,手里拿着洗好的苹果,仔细地端详着这只金黄的苹果,苹果的表面上有许多小黑点,黑点的周围亮晶晶的能看到果丝的脉路,透亮地露着果心,轻轻地咬一口,蜜一样的汁顺着被咬开的口子流到嘴角。

江梅一脸的难色进来了,往床上一挺,拉了个被角闷在脸上。

秋雨见事情不对,走到江梅床前。“江梅,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秋雨不问到好,一问江梅哭泣起来了。秋雨更觉得事情严重,拉江梅的被角,江梅死死拽着不放。“江梅,你到底怎么了?你说呀。”

江梅止住了哭泣,掀开被角,坐了起来。“我没事,刚才就是有点难受,哼了几句好了。”

“你那是哼吗?快说,谁欺负你了,是不是方正林。”

江梅抹了一把泪水。“不是,反正我也说不清 ,你就别打破沙锅问到底了。你在干什么?”江梅很快转移了话题。

“我,没干什么,哦,我在吃苹果,特好吃,你也来一个,还是人家方正林送来的呢。”秋雨话音未落,就觉得说的不对劲,改口道:“本来是送给你的,我只是捷足先登,现在,物归原主。”说着秋雨把放在床上的书包递到江梅手中。

“算了吧,那是人家专门送给病号的,你给我,算什么事,我就不用了,留给你吧。”

“我就知道你吃醋了。我告诉你,他可没有说是给我的,当时你不是不在吗,我只是替人带过,捷足先登而已。”

“是吗?他可不是这样的人,当初我病的时候,他怎么不给我送苹果吃,他是专门气我。”

“江梅,你这人怎么这样,不就是几个苹果值得你伤心。”

“你知道吗,他的苹果是偷的,为了几个苹果还打了人,现在正在禁闭室呢。”

秋雨收住笑容。“你说什么,苹果是偷的,他怎么能干这种事情呢,这个方正林真的活晕了。我去找当官的。”

“你去就有用了,要不是你,他能坐禁闭室吗?”

“你说怎么办?方正林为了我才犯的错误,我就是要找他们说清楚。”

“你别再添乱了,你去找,你能说清楚吗?谁信你呀。听我的,你赶快把那个书包处理了。让苹果的味在这里消失,让他们让他们抓不住证据,就拿他没有办法,再说了平时偷苹果的人还少吗?他们来调查时你一口咬定没有这回事,就行了。”

“这还要你教吗?你也太小瞧人了。”

“不是我小瞧你,而是怕你病的不知道东西南北了。”

两人正说着呢,连部的警卫就来问苹果之事,秋雨显然还没有来得及处理一书包的苹果,警卫进门就闻到浓香的苹果味,秋雨知道这事是瞒不过去的,灵机一动,从书包里掏出一个苹果递到警卫手里。“小李子,吃一个,特别的甜。”

小李子礼貌地推辞着还是接过苹果。“这苹果真好看。”吃了一口说:“太甜了。”

秋雨穷追不舍地:“好吃罢,是我哥专门送来的。”

“你哥也下乡了,我怎么不知道。”

“你知道什么,我哥就是种苹果的,他能选错苹果吗?好吃就多吃一个。”说着又给小李子塞了二个苹果,把人打发走了。

旁晚的时候,秋雨悄悄地溜到禁闭室门前,连队的禁闭室其实也就是一种摆设,警卫小李子有时间就守一会儿,没有时间就去办领导安排的事去了,就像刚才到秋雨宿舍一样,不是固定守在门口的。秋雨就是乘这个时机见到了方正林。

方正林见是秋雨来看他,别说多高兴了。

“小林。”秋雨上学时就这样称呼他的。“你怎么这么糊涂,我吃一个苹果就好了,我不吃就能死。”

“我是给你暖暖胃,农场没有什么好东西,也就数那东西可以拿出手。甜吗?”

“甜,甜的掉牙,可我能吃的下去吗?你这样不是自残吗?你都把我急死了。”

“秋雨,我没事的,你好了吗?”

“好多了,小林,你千万别做傻事,为了我,让我们大家都不愉快呢。”

“又怎么了?”

“没什么,我总觉得,我们该懂事了,该有一种责任,对自己负责的同时也要对朋友负责。”

“我难道做错什么了?”

“你没有错,我们谁都没有错,要错也就是我们还没有学会真的生活,友谊的真谛是什么。”秋雨与方正林的谈话被赶来的江梅听到了最后几句。

江梅冷淡地站在秋雨面前。“秋雨,你来干什么?”

“江梅,你别误会,小林是我为了我而坐禁闭室的,我能熟视无睹吗,我来只是安慰他一下。”

“你只是安慰一下,没有别的想法,我看你是黄鼠狼给鸡拜年没安好心。”

“江梅,你!”秋雨眼睛里冒着火,“你什么意思,你把话说明白。”

“好了,都别说了。咱们是同学,总不能让别人看笑话吧。”

“方正林你还有良心没有?”江梅说着把门一甩走了,秋雨跟在后面追了过去。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