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影视 >> 影视图书 >> 胡杨花 第十二章、关键时刻咱要争《长篇连载、黑沙枣》
    
  双击自动滚屏  
胡杨花 第十二章、关键时刻咱要争《长篇连载、黑沙枣》

发表日期:2012年8月7日  出处:原创  作者:黑沙枣  本页面已被访问 908 次

十二、关键时刻咱要争

突击队员这一觉睡得太踏实了,月亮悄然挂过树稍都没有唤醒大家浓浓的睡意,这是可以理解的,人真的不是一部铁疙瘩,近五十个小时都熬过去了,还有二十来个小时就要创造奇迹了,就在这个节骨眼上他们躺在棉花垛上睡的如死人一般,匀称的酣睡声悠悠自得地伴着夜莺的欢叫慢慢地传向遥远的地方。

已经是子夜时分了,大胡子连长和指导员王建华来到突击队员拾花的棉田,目睹了这一幕。

大胡子与王建华在一齐算得上是黄金搭档的选配,这只是表面现象,王建华初来咋到时基本上是听他的话,生产上的事大胡子说了算,自己在一旁打个边鼓,做个动员宣传什么的,抓好支部的工作,时间长了,锅和铲子哪有不打架的,好就好在,每一次都有一个退却的,有人退一步,事情自然就海阔天空。当然,平时,还是王建华让的多,他经常说:只要为了工作谁的办法好听谁的。但时间长了,他觉得这句话并不是这么回事,而是大胡子一手遮天,根本没把自己的建议放在心里,有时候也让王建华非常的恼怒,在一次党员民主生活会上,两个人终于干了起来,两个人都拍着桌子骂娘。骂到后来,大胡子做了妥协,这个妥协发生在关键时刻王建华到不好意思了,不论怎么都是为了工作上的事,该争的也争了,该骂的也骂了,还能怎么招。事情闹大了对谁都不好,再说了自己也有不对的地方,总归没有伤和气,该怎么办还得怎么办。

王建华心中清楚大胡子对搞三天三夜不下火线进行拾花是有看法的,但面对新鲜事物他还是给予了支持。比方:他亲自定了一日四餐的菜谱,让炊事班的把伙食一定要搞好,一定要把热饭热菜送到地头,尤其是晚上这一顿多放点肉,油水大一些,热着送去,昨晚的夜餐就是他亲自送到地头的。

两个人从地的这头走到地中间,不见地里有人影在晃动,也听不到人拾花的响动,人到哪里去了呢?两人对视了一下匆匆忙忙向地头奔去。

王建华在棉花垛旁看到横七竖八的突击队像电影里打败仗的残兵败将刚从火线上撤下来的一样,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无名之火,他要痛骂一顿,这算怎么回事?他找到方正林照着屁股踢了一脚。“起来了。”连长急忙上前阻止了王建华的冲动。说:“让他们休息一会吧,确实累坏了,这不是干别的活,可以偷懒,等到天亮在让她们下地,谁也不知道,不就是个宣传吗,何必认真呢。”

王建华心想本来你就反对搞,现在出现这种情况不是正是你要的结果吗?“不行,咱这是来真的,如果这事被传出去,不是白干了?”

“我说你又小心眼了,我告诉你,我在有什么,也不会拿这帮小青年开玩笑的,你放心,只要他们自己不说,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你这老狐狸,满肚子的花花肠子。说好了。别后悔。”

“这点觉悟我还是有的,不过,今后在不要搞这些花花肠子。来,咱们到哪边抽支烟,也算是给他们放个哨。”

一支烟后,王建华听到棉花垛有动静了,站起来想过去,再一次被连长拽住。“别过去,别让她们知道我们来过。”

方正林做了一个,好像在一个荒漠的地方找厕所,他找呀找,就是找不到,到哪里都有女学生,最后在一片红柳滩后面,见没人就尿了起来,尿的很大,一下子把他惊醒了,揉了睡腥腥的眼球,见天色已经蒙蒙发亮,尿也没有了,大声地喊着每一个队员,他推个这个,那个又翻了过来,迷迷登登地说:“再睡一会儿。”

“大家别睡了,天都亮了!”

方正林的这句话真的起了作用,躺在棉花垛上二十来个人齐涮涮地抬起头,站了起来,拿着自己的花兜,背上筐子像战士冲锋一般淹没在棉田里,找了个隐蔽的地方方便了一下。

目睹了年青人慌里慌张下地的场面,两位领导笑着回连部去了。

百米竞赛已经跑了九十了,就差十步了。而这十步是对一个人的最后的考验,也许你倒在九十九步上永远和冠军擦肩而过,也许你咬紧牙关挺下去,就会改变历史,改变人的一生。对于突击队里说今天的行动将决定着自己的命运,是成功者还是失败者,就在于此。

方正林在下地的人群里总觉得少一个人,是谁呢?

方正林顺着毛渠埂子一个一个毛渠找了上去,这会儿人都像一张鱼网撒的遍地开花,但很快他发现了目标,在一片老汉花的周围放着一个大筐子像飘泊在汪洋大海一只小船在眼前泛着白银银的浪花,不用说是秋雨,她没有去睡?她是什么时候下的地?他记不清楚,但他可以估计出来秋雨能拾这么多起码是在月上树稍后就下地了。方正林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经过短暂休整之后的突击队员像一条猛虎在棉海里游来荡去,最终在太阳落山的时候胜利地完成了自己诺言。有创造浇水大会战三天三夜不下火线的,这一次以方正林为突击队队长的突击队创造一个摘拾棉花的新记录,三天三夜不下火线,全队共拾回棉花一万二千公斤的新记录,这是一个创造奇迹的火红的年代。

真是一个奇迹。王建华觉得还不够,在上报数字的时候多报了三千来斤。这一喜讯通过连部唯一的一部电话传到场部‘三秋劳动竞赛指挥部’时,一片哗然,但很快被创造的奇迹的惊喜所陶醉,连夜出了一期生产简报,号召全场职工、家属、学生向突击队学习,学习他们敢于创造奇迹的大无畏精神,学习他们急场所急的工作态度。第二天下午,场领导和指挥部的工作人员乘车,敲锣打鼓把优胜旌旗送到地头,并给大家演出了小型文艺节目。王建华亲自把方正林介绍给领导,领导给他戴上大红花,最后也介绍了一下秋雨的情况,说:“秋雨是第一次参加突击队表现的很好,日拾花都在二百来斤以上,很有发展前途,是个好苗子。”

秋雨像一个小学生做错事一样不自然地低下头,在一片热烈的掌声中,指挥部领导走到秋雨面前语重心长地握住秋雨的手说:“我代表党委感谢你,沙胡农场会记住你的。我记的在去年三秋你们连涌现出一个超日拾花一百五的。今年,又不一样,不是一个而是一个队,你们所创造的奇迹将永远记录在兵团的历史上,正如毛主席教导我们的一样‘希望寄托在你们身上’。也希望你们再创辉煌,让我们的旗帜上留下你们的热情和心血。”又是一片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

秋雨感动至深,眼角挂着的泪花在人们热烈的掌声中终于涌了出来,自己这三天三夜没有白干,这三天三夜是怎么过的只有自己清楚,从那个晚上在浓墨的棉花地里摘下第一朵棉花起,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干出个样子来,一定要…..她有许多的要求,她要用自己的努力去说服那些还认为自己不行的人们,但自己毕竟是一个女孩子,刚参加工作的新兵,不知道什么是偷懒,能有一份热情就要百分之百地去做,而且一定要做好,特别是在别人都睡在棉花垛的时候,她依然在地里披星戴月,在临晨露水侵袭来的时候,她钻在棉花行子里,双腿全被露水沁透,花兜都能拧出水来,别人可以借故躲过露水最多的时候,她的腰痛的要断似的,看着别人在自己的筐子旁做歇息她却没有,他是一个突击队员自己一定要对得起这个称号,到个第三天,她真的是坚持不下去了,腰痛地钻心,她一只手在抓棉花一只手在后背上不停的捶,捶得江梅心里难受,就劝她到棉花垛上休息一会儿,她说什么也不去,就把拾了大半花兜的花兜放在行子中间,屁股坐在上面,拾一片挪一片,顶着日头坚持着。

秋雨终于战胜了自己,在表扬与荣誉双重喜讯的感动中她流的是幸福的泪水,是光荣的泪水。

指挥部的领导转过身对连队干部说:“近日要举行全场拾花能手擂台赛,每单位去一人。你们考虑一下,派最强的选手,”

王建华眼神在连长脸上打了个转,连长会意地说:“我们是不是可以多去一个,反正是比赛有不是干别的事。”

“你也想多一个他也想多一个,全团不就多的太多了,咱这是打擂台不是干别的。你们是有点特殊,更要遵守纪律,把最好的送去,是骡子是马一溜不就出来了吗。”

王建华在一旁猴急猴急地说:“我们这里是出人才的地方,给照顾照顾,一个是去二个也是去,多一个也不至于违犯纪律。”

“你们这里长棉花,人家哪里长的是草?我就知道啥事到你这里就要打折扣,行,你说你的人行再给你一个名额,下不为例。”

送走了指挥部的领导,王建华与连长开始皱眉头了,方正林去是理所当然的,另一个让谁去呢?

按说他们应该让秋雨去,因为这三天的总计斤数最多,去是顺理成章的,但是,还有优秀的,比如江梅也是一个好手,她们两个让谁去呢?从实力上看,秋雨比江梅略高些,比江梅更能吃苦,关键时候能否冲的上去,万一在节骨眼上秋雨有所闪失,怎么办?

王建华坚持让秋雨去。 “我给你商量个事,你的同意。”

“你这是商量事,没说出来先让我同意,有怎么好的事。”

“我看还是派秋雨去,她一定不差的,也让她见识见识。”

“让谁去我没有意见,不过,一定要把第一拿回来。”

“没问题!你就睡着听好消息吧。”

王建华也征求了方正林的意见,方正林也倾向秋雨去。连里这一决定还没有来得及宣布,就在全连沸沸洋洋炸开了锅,江梅是第一个找到连长,一改过去温柔的语气质问般地冒着火星。 “秋雨能去,我为什么就不能去?”

连长见到江梅一脸的怨气,也没有好气地说:“有你这样跟领导说话的吗?再说了让谁去不让谁去,这是连里的决定不是那个人的决定。江梅,你想去的心情我是可以理解的,我也希望你能理解我们当领导的意见。”

“我不理解,我为什么不能去?”

“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你是一个战士,想干什么就怎么干,还要我当领导的干什么。”

江梅的本来有点微黑,这一气反而好看了,黑里透着红扑扑的青春。

连长见江梅不想走,反而安静下来。说“不是你不能去,你也可以去,但这次是不行的,这样,如果场里还有什么机会,我一定让你去,再说了,人家秋雨表现就是好。”

“她表现好,我表现咋了,她要是没有别人帮忙,就凭她弱不禁风的样子能创造纪录,鬼才相信呢?”

“你可要对你说的话负责,这样不好,人家取点成绩是人家拼命干出来的,你有什么不服?”

“你们当领导的也别太官僚,我是没有她拾的多,可我没有让别人帮我多拾一朵花,可人家,有人给她拾,有人给她背筐子,这样的好事我从来都没有遇上过,真是倒霉死了。”

“你胡说些什么,你长眼了,难道我们领导都是瞎子聋子,我告诉你,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真金不怕火来炼,你有什么不高兴的也得从大局出发,有什么可以给组织讲,但决不能犯自由主义。”

在连长看来有人找是件好事,不是什么坏事,起码说明自己带的兵都有一个比劲,只要大伙都有这么个比劲,这个连队就好带的多了,事业有时候就是比着干出来的,不比就没有竞争,比得好,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充满了安慰,粗粗的嗓音哼着甘肃秦腔偷着乐似的出了连部的大门,把江梅自己丢在了屋里。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