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深夜敲窗请大夫(海燕)
    
  双击自动滚屏  
深夜敲窗请大夫(海燕)

发表日期:2012年11月2日  出处:原创  作者:海燕  本页面已被访问 1061 次

深夜敲窗请大夫

作者:海燕



      那是1980年初,我在辽西凌源小镇的一个山沟里的工厂工作,由于两地生活,我一人带孩子上班。春节过后,和我同住母子宿舍的黎姐调回了家乡,本厂的玉春妹妹又搬来与我同住,大约是四月份的一天,玉春的丈夫来厂探亲,他们临时住进了厂招待所,我就独自带着九个月大的儿子在母子宿舍生活。
      记得那是一个没有月亮的深夜,我被儿子的哭声惊醒,点开灯
一看,孩子烧得小脸通红,我赶紧的爬起来,刚把儿子抱进怀里,孩子哇的开始呕吐,把晚上吃的奶几乎全倒了出来,我的身上、被上、到处都是白花花的,我把身边的毛巾、枕巾,能用的几乎全用来擦
呕吐物了;
      看着高烧、呕吐不止的孩子,再看看手表,是凌晨的两点多点
,这样靠到天亮肯定是不行的,把一个会爬的孩子放在屋里既不放心,又不能抱着出门,情急中:我用皮带系在孩子腋下,又用一根布绳穿过皮带的扣眼打个结绑在炕窗的把手上,又将枕头,被褥把孩子围在里面,随后深一脚、浅一脚的直奔本厂卫生所张大夫家,
深夜独自走在偏僻的小山村,那时根本就顾不得害怕二字了。
      因为我知道他家养了一只小黑狗,挺厉害的,白天生人也不
敢擅自进他家院子,何况是深更半夜,我掂轻了脚步,凭着记忆数着后窗户,敲醒了他们,隔窗我告诉张大夫的丈夫王师傅:孩子病的厉害,我是来请张大夫的;王师傅点亮了灯,张大夫也匆匆的起床,背起药箱开了房门,看家小狗狂叫不停,是王师傅连呵护带紧守,
我才敢靠近前院大门的。
      我俩一路小跑的回来,张大夫问了一下病情,给孩子扎了一
支止吐的针,帮我给孩子服下退烧的药 ,随后又陪我说话,宽慰我别着急,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看孩子比较平稳的睡了才离开回家,那时窗外还是漆黑一片,我要送送她,张大夫执意不肯,还叮嘱我说:“孩子没事了,你赶紧猫一觉,天亮还要上班工作啊!”
      回想往事,历历在目,在那个特定的环境,逼着你只能面对所有困难,必须自己咬牙承担;一百天的产假结束后回厂上班,暂时住在独身职工宿舍的那段日子里,姐妹们这个帮我打壶开水,那个帮我买回饭菜,记得丽华用一个休息日给儿子织好一顶漂亮的毛线"滑冰帽",兆荣用劳保线手套给孩子织了条小线裤,秀英送来她儿子的小衣服,同宿舍的小于妹妹把旧床单也送我给孩子做了尿布......我默默的感谢着太多同志的关心和帮助。
      光阴似箭,一晃三十多年过去,但艰苦岁月结下的友情却牢
牢的印在脑海里,如今年纪越大,越珍惜那特殊年代的友谊,也越是想念那些同甘共苦的姐妹们。可惜的是,亲如姐妹的兆荣已经驾鹤西去,至今我还没有张大夫和丽华的消息,我期盼能早日的和老姐妹们见面叙旧,我更要真情的说一声:老姐妹们:谢谢你!我永远的记着你!!并祝福您们及全家幸福快乐!!!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