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怀念祖父
    
  双击自动滚屏  
怀念祖父

发表日期:2012年10月4日  出处:原创  作者:姚俊庚  本页面已被访问 1096 次

怀念祖父

今天是我祖父逝世二十周年祭日。

二十年前的今天——一九九二年农历八月十六日,躺在病床上整整三年的祖父离开了我们。二十年来,关于祖父的许多事情在我脑海里逐渐模糊,有的已经忘记了。但祖父对我的慈爱,以及儿时与祖父相处的一些片段,却至今难以忘怀二十年来,祖父会不时的走进我的梦里,他的音容笑貌,会清晰的闪现在我的眼前,历历在目,犹如昨日。

祖父一生有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在孙子辈中,有四个孙子、两孙女、一个外孙、两个外孙女。在我的印象中,祖父一直是慈祥的,我没有见到过他生气的样子。他对其他子孙的爱是怎样的,我已经没有印象了,但祖父对我的关爱却是一种真实的、可以触摸到的情感。仿佛我的额头上至今还留有祖父的手温。在孙子辈中,我排行第四,按照农村的风俗习惯,上有兄姐,下有弟妹,祖父的慈爱似乎不该更多的倾向于我,但我们家的具体情况决定了我在祖父心里的位置,使我从小更多的享受了祖父的慈爱。

由于我的伯父比我父亲年长十几岁,成家后就早早的分家另过了,我父亲却一直和我祖父母生活在一起。我的伯父在农村属于有本事的人,当兵退伍后,一直在村里和生产队当干部,家里的生活条件还算不错。因此,祖父对伯父一家的生活比较放心,也就很少过问,对我堂兄堂姐的关心也似乎少了一些。我的姑姑出嫁以后,婆家的生活条件相当好,也不用祖父操心,对表弟表妹的关心就略显淡漠了些。只有我的父亲,似乎是最没有本事的一个,加上我们一直与祖父生活在一起,祖父似乎就偏向我父亲一些。我作为父亲的长子,祖父爱屋及乌,我近水楼台,自然就更多的得到了祖父从感情到生活的关心。家里有了好吃的,或者晚辈们孝敬祖父母的一些东西,大都被我消费了。

我记忆最深的一段时间,是祖父做护堤员的那几年。祖父做护堤员时住在村北一公里外的马家河堤上,父母要挣工分,没有更多的时间照顾我,我的大部分时间是和祖父在一起度过的。那时侯下河捉鱼虾,上树捉知了是我最大的乐趣。每每有了收获,便叫祖母做了吃,解馋之后的满足感,常常成了我在伙伴们面前炫耀的资本。另外,祖父精心侍弄的小菜园也是我解馋的好地方。中午趁祖父午睡的时候,我常常会去偷了黄瓜、茄子之类的东西吃,有时候还会叫了小伙伴一起偷吃。只要不是弄断了瓜秧,或者踩倒了茄棵,祖父发现了是不会骂我们的,反而会每人送一颗。现在的孩子大概是不会把黄瓜、茄子之类的蔬菜当水果吃的,但那时侯却是我们不可多得的美味。 
   祖父在我心中一直是慈祥可亲的,虽然他在我父母面前仍不失严父的形象。在我的记忆中,无论我是怎样的淘气,祖父都不舍得责罚,他总是那么耐心地容忍着我的任性,因此,在我幼小的心灵中,祖父是最疼爱我的人。闲暇时,祖父总给我讲一些有趣的古代故事和传说,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有些故事到现在我仍然口熟能详。大概从那时, 我对读书有了浓厚的兴趣。小学四年级时,我就配合字典看完了一本竖排线装的繁体版《七侠五义》,尽管那不是一本太适合小学生读的书。在祖父的影响下,我后来读了许多杂书,还学会了写毛笔字,至今对我影响颇深。由于从内心亲近祖父,所以有什么需求就会向祖父张口,而不愿意给父母要,小时候的作业本、铅笔之类的文具,大都是祖父供应的。不仅如此,我甚至在犯了错以后,因为怕父母责罚,也会向祖父寻求庇护。记得有一年冬天,和小伙伴下河溜冰,掉到水里,弄湿了棉裤棉袄,不敢回家,就跑到村外的大堤上找祖父。祖父给我烤干了棉裤棉袄,不仅使我免除了一顿打,而且祖母怕我冻着感冒了,又做了平时根本无法吃到的鸡蛋姜糖水给我吃。现在想起来,心里还是会感觉一阵温暖。

祖父一直在用他有限的能力给我以温暖,甚至会满足我在当时看来近乎“奢侈”的愿望,以至于我曾拥有同龄人绝对没有的多本小人书和故事书。也许祖父给其他兄弟姐妹的关心是一样的,只是年龄幼小的我无从感受。说祖父能力有限,其实是那个年月里多数人的无奈。那时候,一个成年劳动力在生产队劳动一天的收入不过几角钱,甚至几分钱,许多人的温饱问题都没有解决,哪里还能满足一个孩子额外的要求呢?但是,祖父为了能够最大限度的满足我,也为了填补家里的生活需要,当时已经年迈的祖父是非常辛苦的。祖母由于腿有残疾,做不了重活,只有常年掐草辫换钱。而祖父除了工作之外,养鸡、种菜、拾柴、拣蝉蜕、打柳条,什么都干。也正是祖父母的辛苦劳作,才使我家的生活比起一般家庭来,稍显宽裕。

祖父是一个质朴、善良的农民,一辈子和土地打交道。但祖父也有点文化,会写写算算,因此就经常有人找他帮忙,而乐于助人的祖父也是有求必应,所以,祖父在村里颇受人尊敬。村里谁家有了红白喜事必定是要请祖父去的,而谁家有了纠纷,也要请祖父去判断。祖父的善良与质朴极大的影响了他的子孙们,我的伯父和我的父亲都继承了祖父与人为善的品质,我的兄弟姐妹也没有一个人在村里惹是生非。祖父在村里的威望给我们做子孙的带来了实实在在的好处。在祖父的影响下,我们一家人在村里颇受好评,如果我们有困难找人帮忙,是不用担心会被拒绝的。我们非常感谢祖父给我们一家人带来的荣耀。

祖父八十岁的时候,突然得了脑血栓,偏瘫了,一切都来得那么突然。经过医院诊治也不见好转,严重影响了他的行动和语言表达。刚开始他的情绪有些低落,他并不是怕死,而是因为一生劳碌的他不想叫儿女们为他日夜煎熬,他心里想的永远是他人而不是自己。家人对祖父的病情很担忧,特别是我,对祖父有一种害怕失去他的伤心感觉,我的心沉到了谷底。可当我去看祖父时,祖父总是表现出一脸毫不在乎自己病情的样子。我知道,他这一切,全是装给我看的,他不想让我难过。但病入膏肓的祖父躺在病床的情景却永远深深的刻在我的心底,无法抹去了。祖父在病床上整整躺了三年,后来,祖父已经被病魔折磨得不成样子了,而祖父看我的眼神,却依然那么慈祥,依然充满温暖,仿佛他所有的力量与温度全部集中在了他的双眼。

祖父去世的当天是农历的八月十六日,在农村,这是一个亲戚朋友团圆的日子。当时儿子、媳妇、女儿、女婿、孙子、孙女等一大家子的人都在身边,受尽疾病折磨的祖父,终于在那一刻安详的闭上了双眼,因此大家都说祖父有福气。祖父享年八十三岁。在祖父躺在病床上的三年时间里,全村的人,陆陆续续地不断有人前去探望,祖父去世后,前去吊唁的人更是络绎不绝。
   时光荏苒,祖父离开我们已经二十年了,这二十年中,祖父曾无数次走进我的梦里,儿时的一些生活片段也会时常浮现在我的脑海。这让我真切的感受到,一个再平凡的生命离开的时候,也会留给后人无尽的怀念。更何况是我曾经朝夕相处的祖父啊,我只想说,大爱无言,真情永在!祖父的二十年祭日,我在这里写就一方净地,思绪鼓香,润文洒扫,祭奠我的祖父。愿祖父的在天之灵庇荫子孙,永远安乐!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