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随笔 >> 故园距你有多远(梦中彩虹)
    
  双击自动滚屏  
故园距你有多远(梦中彩虹)

发表日期:2013年4月28日  出处:原创  作者:梦中彩虹  本页面已被访问 645 次


Fairies

标题
 
作者: 编辑:
 
Divider
 


Fairy
    故乡,更多的时候,称做祖乡更恰当吧,至少我这样认为。
     每个人的心灵深处,都有着太深的故园情结。但更多的时候,那种情结是带着或深或淡的忧伤的,甚至是蚀骨般的心痛的,和童年的朋友的一番对话,更让我体会到了这一点。每次在网上不期而遇,我们谈的最多的一个共同话题就是侯家场,那个在我们两个人心目中占了很大分量的地方,那是她的故乡,是我童年生活过的地方,那里的人和物留给了我们太多的记忆。
     她的父母已经早逝,所以她几乎很少再回那个地方了,而我因为外婆还在,离得又近,所以时不时会去那里看看,尽管早已不是我记忆中的地方了,仅仅因为还有外婆在,才觉得有至少能使我的一颗心温暖,有归宿感。有时想,人在好多时候对一个地方的怀恋,最主要的还是因为那个地方的人,以及曾经发生在那里的故事。但也有风物,如一座老屋,一棵老树,一条小河,一条大沟,而如果故人已去,斯地发生开天辟地的变化,那就只有永远的怀念了。
      正如童年的朋友 所言,现在唯一 感到能给她安慰的只有那一块坟地了,因为那里长眠着她亲爱的父母,还有很多侯家场的老辈祖先,那些曾经非常熟悉的,爱或者不爱,如今,他们都一起安然的躺在那一块地方了。如果以后有机会回老家,也许最想去看看的也就那一块地方了。
     听后,我不无感慨。怕引起她 更深的忧伤,我赶紧岔开话题,给她发了一篇我写的关于怀念大舅舅早年生活的文章,她提出了好多问题,又勾起了我们对久远的童年生活的回忆。对我来说,可能更多的是温馨,对她而言,肯定伤痛更多。我不敢再说了。只要她多保重。
    说老实话,现在我都怕去 侯家场,除非实在想外婆了。那一块我们童年的乐园,以前那个在现在这个时节到处开着紫色桐华,周围满是碧绿,灿黄一片,空气里弥漫着各种馨香的地方,现在处处高楼林立,侯家场被蜘蛛网似的围着,就剩下那么一小块,让我总感觉时刻要被蚕食掉。外婆家院子一次次在变小,现在阳光也很难照过来,风更是走不来。幸好外婆精神还很好,每次去了,她就给我说以前的几大家的变化,但更多的是说起很多老人旧事。只有这时,一种荡涤心底的温暖才会油然而生。所以我尽量在黄昏的时候过去,走的时候夜色已晚,心中就只有那些久远的记忆了。
       我会记着外婆家的那片大院子,两座大厅房,高高的青石台阶,有雕花门窗,后边的花园里有两棵特别高而粗的皂荚树,外爷说那是他的爷爷栽的,外爷每次洗脸都会把皂角砸碎,然后放在一盆温水里,那水就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味,外爷说用皂角洗的脸很光,洗的头发也很好的。还有几棵梅花树,开着白色的,红色的,黄色的,飘着淡雅的香,外爷会在梅花快谢的时候采好多,晾晒着在一张铺在台阶的牛皮纸上,慢慢风干了,以后每次喝茶时放几朵,那些干的花却在水里活了,开的好看极了。外爷还种了许多花,他说以前有鱼池的,是用雕花瓷砖砌起来的,但在运动中被砸碎了。也有雪桃树的,那个桃子又大又红,咬一口,蜜蜜的。外爷有时精神不好,生气时就坐在那棵桃树下,我和表哥,小舅舅吓得谁也不敢过去。
        外爷精神好了,他就给我们讲好多人的故事,说他的父亲,也就是我的外祖爷爷,曾经做了一个梦,有人给他说在城外的河里有宝贝,于是梦醒后他就去了河边,下到水里捞了两块很圆的大石头,在黑漆漆的夜里能发光。也说祖爷爷在民国多少年曾治愈了很多人的霍乱黑水泻,为此四乡八里的乡绅还给送了一块大牌匾,也给后来给砸了。每次说到这些,外爷就叹气。
        侯家场总共四家大院子,从整体看是方方正正的,那时每个院子里都住了好几家,每家似乎都有在我眼里很老的老人,爷爷都是拖着常常的胡子,带着眼镜,很斯文,单独住一间房子,里边有老爷暖阁,还有方桌,上面都是书,墨,笔,还有很大的书架,上边放着好多发黄的书,字都是竖着印的繁写体,奶奶都是留着缠得非常小的脚,梳着很光亮的小籫头,手上带着很亮的镯子,还有会拉小提琴的九爷爷,他会给我们讲好多故事,还有爱唱歌的三舅舅,喜欢给我们做游戏,还有一个三舅舅,听我妈讲是上了北京人大的,当年县长还给带过大红花,还有画画很出名的大舅舅,外爷说是琴棋书画都精通,就是命不好,只因为当初遇上一个坏女人,还有那么多特别爱我们这些孩子的九婆婆,还有留着长头发的二婆婆,会唱戏的三婆婆,三个二妗子,还有三个三妗子,她们似乎都是很有故事的人,因为外婆她们几个坐一起的时候说得最多的都是她们。那时的侯家场就是我们的乐园。
       从侯家场西边,有一大片地,那里种了豆角,红薯,黄豆,一伙舅舅他们偷豆子的时候,让我们小女孩给望风,然后他们在东边大沟挖了小洞,拣点干柴,用一个小铁斗炒熟,给我们都分几颗。
往北走,有 一条大河,外婆她们叫大河滩,她们常去那边洗衣服,那里的水好清亮,还有一棵横着长的树,每次放羊的时候,我就坐在上边,我长的大一点的时候,脚还能够得着水。再往前走,还有一个大水库,但外婆不让我跟着大家去,说是我神虚的很,那个水库曾经死了好多人。似乎有一年,还捞上来一个很年轻的女子,说是插队知青,大家都跑去看了。但我只能听他们回来说。
      侯家场对我老说,有着太多的记忆。好多我都无法说出来了,就在心里慢慢咀嚼回味。

 

Divider

ViewSign
 

Divider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没有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