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婚姻亲情 >> 婚姻与家庭 >> 把“妻”留住
    
  双击自动滚屏  
把“妻”留住

发表日期:2008年1月3日  出处:杜撰  作者:维特纳尔  本页面已被访问 4325 次

 


把“妻”留住

 作者:维特纳尔

    如果有来生,我真愿做女人,做一个生于20世纪80年代末期,还不到20岁的女人:自谓得天独厚,美艳动人,有贵族血统......

    我有这样的想法是不奇怪的,因为年届40,从小受尽了磨难,看到曾是我的同事,生长环境比我还不如的一位女性,不小心遭遇了一个如此痴迷于她的男人,真让我嫉妒得脸红脖子粗。哼!

    半个月前的一个傍晚,我的这位前同事的夫君,现在也是我的同事的 J先生,开两小面包车跑在西北黄土高原的山路上。不知是天黑还是心不在焉,一个急转弯翻了车,差点掉到几十米的沟里!好在有惊无险,只是让老板的钱吃了点亏,小车进修理厂大手术。J 先生几乎是在爬起来的第二时间就请求同行的另一位:“你赶快给Y 打电话,就说我出了车祸,昏迷不醒,现在正在医院抢救,看她是啥反应?”同事苦笑不得,也没有照做。书中暗表:Y 是 J 的老婆,从今年春节起他们基本上是藕断丝连,有一搭没一搭地过着捉迷藏式的分居生活,常常是一两个晚上后,老公就找不到老婆了,是地道的合法偷情。

    J 在几天前接到法院的传票,让他12月18日出庭,就Y 起诉他向他索要2.5岁女儿的抚养费问题应诉。J 对 Y告他事前虽听 Y提起过,但绝对没有想到会来的如此猛烈,因为接到传票前几日她们还睡过觉。

    J 和Y是04年底奉肚子中0.4岁的女儿(那时当然盼望是儿子)之命结的婚,一直没来得及领证。他们的事实婚姻在07年春节出现了不可逆转的危机,J 为挽救它使出了浑身解术。为了警醒她那少不更事的瓜媳妇(静宁方言,意为不懂事,含有疼爱的味道),也为了表白自己“宁使妻负我,不可我负妻”的爱妻心迹,温顺的他在今年炎夏的一次争吵中,挥刀差一点把自己右手食中两指齐根剁成可装在小金匣里的佛指。真狠!J 是公司的销售经理,主要任务是开车发货,自残后的几十天的日子其艰难可想而知。

    今年八月的一段时间,他那瓜媳妇背着他跑到深圳,他更如霜打的茄子,坐卧不宁,饮食具废,看得我们这些同事真心疼。因为此公人缘极佳,我们都很喜欢他。后来她媳妇因为囊中羞涩,滞留南方,急了才给他打电话,他方如释重负,二话没说,向老板借了2000元以最快的速度汇过去接应她。

    J 曾这样跟同组的人说:“只要她不提离婚,保持夫妻名份,她干她的,我干我的,怎么样都行。”我们只是叹息:他才刚过23岁啊,属于新新人类,怎么会有如此荒诞的念想?就是前清遗民也未必这样啊。唉!

    J 和 Y结婚才3年,只过了3个春节,大概只有05年她们新婚的那个春节是消停的,其余的2个春节对J 的全家族来说不啻灾难。07年的大年初二深夜,不知是因饭食还是别的生活琐事,她半夜溜出婆家大门,害得亲门党家十几号人骑着摩托车漫山遍野找她好几天。——还过那门子年哪。Y 的出走是有充分理由的,婚前他们就约定:婚后小两口赁屋住县城做工,不回离城60多里的婆家。结婚没几个月就着急出来的孩子由她妈带着,爷爷奶奶也就是过年的几天才能心疼一下孙女。她娘家家徒四壁,她妈很爱和女儿女婿住在城里,为此他们花钱多租了一间屋子。他们只把同样是年老体衰的老汉丢在十多里外的家里天天啃着馒头干粮种地。

    Y 立志要象很多农村姑娘一样住上城里的高楼,她娘家妈的这个愿望就更强烈。J 肯定是信誓旦旦地答应过他们,要不然怎么她和她的全家动不动就拿他没有楼房羞辱他?顺便提一下:Y 的哥哥因为避难,跑到几千里外的新疆作了上门女婿,被老婆完全掌控,几年来只回过一次家,平常不往家汇钱。她的弟弟05年因为组织一帮弟兄偷盗了十几万元的财物,又没钱打点法院,被判服刑6年,自己暂时不用父母管了。据说此子在家时什么值钱卖什么,当然,他们家只有刚够吃的小麦。07年前她家的大事小情基本上是J 包了,甚至连过年的门神也是他给买,更不用说跑医院,收碾庄稼了。谁说“一个女婿半个儿”?他胜过她们家的两个儿啊。

    再看看J 敬若神明的 Y的尊容吧:尽管很多人说她漂亮,但我自她和我共事半个月起,就越来越发现这实在是瞎扯:身高才及1.5米,头大脖粗,肥臀上突着两只大南瓜,矮壮的腿简直就是大象的腿锯得只剩下两条。全靠了舍得在扁脸上投资,那儿还算干净。

    要说她只是“干啥啥不成,吃啥啥不剩”,那真是太美化她了。小小年纪,先后干过打字员(还是在她舅舅开的店里)、手机推销员、幼教(当然是只又二、三十小朋友的私人幼稚园)、农资店店员......鬼知道她还干过什么。据有些长舌妇猜测,即使07春节前,她可能还和不止一个人轧姘头,算是捞外快吧。

    和我们凑凑合合干了一年,大家算是真正领教了什么是厚颜无耻、奸猾诡诈、撒谎下套、搬弄流言......她来之前我们都是什么活都抢着干,生怕被人说自己白拿老板的钱。她来后没一个月,平常我们气定神闲的直接领导,年已40的温良敦厚的大姐就开始跑步作业,因为她的助手老是溜出去不回来,我们又有它干,她不跑谁跑?有时我们也故意借故出去,好等着看大姐的笑话。她可能有所察觉,但她没有说我们的嘴啊。

    我们空闲时常到附近的百货店、红薯摊、小药店、小饭馆坐坐。从 Y不辞而别后,这些场所的老板或是伙计就经常向我们打听:你们家那个“女子”咋不见啊,她还欠我若干XX钱呐。活像鲁镇酒店的老板见了孔乙己说的话。据反映,这些债从几毛钱的包子到二千多元的高档服饰,琳琅满目,不一而足,总数无法数计。但好多债主还不知道,Y 怎么能算是“女子”?我们甘肃静宁老百姓只把未结婚的姑娘叫“女子”,Y 只能归于“婆娘”一类,客气点也只能叫“媳妇子”。

    好了,不说她了,一地鸡毛!这是我身边的事,不是小说家言,请朋友们严肃阅读。原谅她吧,她只是穷山沟里放驴女出身,没有杀人越货的大恶,怪就怪她那恶劣的家庭吧。朋友们可大多是有知识有能力有地位有素养的有识之士,周围自然不会有这种人渣,否则我们构建和谐文明社会的远大目标就太遥远了。况且她的阴谋和祸心未必样样都能得逞。她索要的6.0万元抚养费按我们当地的一般标准,即使实际支付也不会超过1万元;再说她家怎么有可能退还当初卖她给 J的那1.6万元哪?

   



编辑:影儿




  双击自动滚屏  
  相关评论:    

发表人:姚俊庚
发表人邮件:nanle148@163.com发表时间:2008-2-20 21:31:00
何必不平,J是能容忍Y的,否则再找一个得了,连婚都不用离,只是同居关系,不算事实婚姻,法律是不干涉的,当然,子女抚养费是要出的。
发表人:灿烂阳光
发表人邮件:1316@163.com发表时间:2008-1-23 21:32:00
两个人的感情是靠相互信任和体贴来维持的,如果人人都那样,就...
发表人:zy85721
发表人邮件:zy85721@126.com发表时间:2008-1-21 13:38:00
不知该说什么?????
发表人:星语心愿
发表人邮件:123@QQ.COM发表时间:2007-12-26 12:40:00
欣赏了朋友的文章,祝福朋友在家园玩的开心快乐,期待看到你更多更好的佳作.
发表人:紫菩提
发表人邮件:ziputi@qq.com发表时间:2007-12-26 10:36:00
看后无语心痛,别怪她,是城市灯红酒绿的奢侈潜移默化的教化着她,她只是想自己过得好点,只是没明白取之有道的道理,愿小康和谐社会的步伐再快些!祝朋友开心快乐!问好楼下的两位老师!

  发表评论:    

用 户 名:
电子邮件:
评论内容:
(最多评论字数:500)

心灵相约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联系我们 | 进入管理 |

联系地址:Email:xiangyue.2000y@126.com   联系电话:QQ:448644839   联系人:心灵相约
陕ICP备05001774号